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历史 >>

刘源“重返新民主主义”论是一堆烂货


刘源“重返新民主主义” 刘源“重返新民主主义”论是一堆烂货
曾飞 笔者在《顿然惊醒:中国的民主革命尚未完成》一文中指出:“众所周知, 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理论认为: 新民主主义革命是共产党人领导的, 人民大众的, 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目的,是改 变买办官僚封建的生产关系以及腐败的政治,解放生产力。封建主义、帝国主义 和官僚资本主义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三大对象。同时,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前途和 趋势是社会主义。 中国革命必须分‘两步走’: 第一步, 改变殖民地、 半殖民地、 半封建的社会形态,使之变成一个独立的民主主义社会;第二步,使革命向前发 展,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革命是社会主义的必要准备,社会主义革 命是民主主义革命的必然趋势。……迄今为止,尚未见正式地抛弃这些革命理 论。” 但是事出意料,现在就有刘源、张木生等一伙伟大的“政治理论家”企图颠 覆上述革命理论:必须“重返新民主主义”,“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 无视 社会主义革命是民主主义革命的必然趋势,而搁置中国革命的第二步。 刘源在《读张木生》一文中说:“在颐和园幽静的后山,木生问:从战争年 代到建设时期,包括改革开放至今,我们凡是用新民主主义为指导,就胜利、成 功了!而没有真正遵循那套理论的,或犯错误、或走弯路,都出了问题。你认为, 可不可以这样说?我只闷头默想:在当下的社会中,能够涵盖‘主流非主流’合 成的‘最小公倍数’,能够弥合‘左右理论’求得的‘最大公约数’,可能非 ‘新民主主义’莫属了。” 2011 年 5 月 16 日,刘源将军干脆赤膊上阵,在人民网-文史频道发表文章 公开呼喊:何不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地举起新民主主义?(刘源,《何不名正言 顺、理直气壮地举起新民主主义?》) 项观奇先生指出:“从刘源将军亲帅五位将军助阵张木生先生大作发行仪 式,支持张木生先生抛出‘重返新民主主义社会’论,到茅于轼先生在他的天则 所召集一群像他一样有名的学者,举行重庆模式、广东模式座谈会,再到胡德平 先生亲自出马,召开这样有规模的纪念决议的座谈会,这一连串动作,在政坛上 激起了不小的浪花。这不一定是精心安排的,但是,却肯定并非偶然必然性在哪 里呢?十八大还有一年就要召开了。十八大后的领导班子,是大体定了。但是, 十八大后的路线,是否会变动,却还是个未知数。”(项观奇: 《中国应该走 哪条道路的再次选择》) 强国社区楼主[小评小康小岗村]评论说:“八.二七北京座谈会,可算是一 个显著标志。这个信号告诉我们,中国向何处去,中国到底应该走哪条道路,再 一次提到了中国历史的议事日程上来。”

项观奇还指出:茅于轼先生的“天则法律与公共治理研究中心”,于 2011 年 7 月 30 日,在北京香山饭店,主办了“地方治理与国家转型研讨会——以广 东模式、重庆模式为例”。 我关心的是参加会议的是些什么人物,尤其是关心 会议透露出了什么。 这个会告诉我们: 一个危险的信号在升起。 正是这样的人物, 在最近一段时间,包括在这个研讨会上,把“重返新民主主义社会”的理论抛了 出来。这可是大事。带头的何许人也?不好说。只知道写书的、作序的、讲话的, 是刘源先生的哥们儿“红二代”的张木生,以及几位被称为“学者”的人物。他 们强调“形势比人强”。这是不错的。形势严峻,形势逼人。正是看到形势的需 要, 十八大在即, 新的领导班子要上台, 要确定自己执政的路线, 在这关键时刻, 他们抛出了“重返新民主主义论”。 这是一个信号,一个危险的信号,一个值 得提醒革命同志注意的危险信号。这是要争夺十八大路线旗帜的斗争。刘源先生 早在他的书中就为其父刘少奇同志的“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的观点作过翻案 文章。(《一个危险的信号在升起》作者:项观奇) 刘源将军为其父刘少奇的“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论翻案,并进一步鼓吹 “重返新民主主义”论,其目的再清楚不过了:继承父业,追求官僚资本主义。 为什么说刘少奇的“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论和他儿子刘源的“重返新民 主主义”论都是在图谋将国家“转型”为官僚资本主义社会呢? 道理很简单: 其一,“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构想的来源 1951 年 3 月 ,刘少奇在为第一 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起草《共产党员标准的八项条件》中 ,明确提出了“巩固新 民主主义制度”的口号。 其中第二条说 :“中国共产党的最终目的 ,是要在中国 实现共产主义制度。它现在为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而斗争。(钱守云:《刘少奇 “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构想探析》)1950 年 1 月 23 日,刘少奇说:“现在剥 削是救人,不准剥削是教条主义,现在必须剥削,要欢迎剥削,工人要求资本家 剥削,不剥削就不能生活。今年关内难民到关外去,要东北的富农剥削他,他就 谢天谢地。”(网易历史《刘少奇“剥削有功论”的来龙去脉》)刘少奇还进一 步说:“今天在我国资本主义的剥削不但没有罪恶,而且有功劳。”(《刘少奇 传》[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可见“巩固新民主主义社会秩序”的 要害就是巩固资本主义剥削的秩序。对民主主义革命的问题,毛泽东曾经指出: “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必须分为两步,其第一步是民主主义的革命,其第二步 是社会主义的革命,这是性质不同的两个革命过程。而所谓民主主义……是新民 主主义”(注:《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 665 页。), “这个革命的第一步, 第一阶段,决不是也不能建立中国资产阶级专政的资本主义的社会,而是要建立 以中国无产阶级为首领的中国各个革命阶级联合专政的新民主主义的社会, 以完 结其第一阶段。 然后, 再使之发展到第二阶段, 以建立中国社会主义的社会” (注: 《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 672 页。),“两个革命阶段中,第一个为第二个 准备条件,而两个阶段必须衔接,不容横插一个资产阶级专政的阶段。”(注: 《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 685 页)而刘少奇所提出的“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 和流传于社会上的所谓“确立新民主主义社会秩序”, 显然是图谋在两个阶段之 间“横插一个资产阶级专政的阶段”:官僚资产阶级专政。在历史上 ,李自成 起义、太平天国暴动在进京之后所出现的败局,队伍里掌握权力的新官僚开始利

用政权进行掠夺致富,形成一个暴富的新官僚阶层。由此,社会也就必然走向官 僚资本主义社会。这样的格局,图谋暴富的极少数新生官僚们拥护,绝大多数人 反对。 其二,“重返新民主主义”的构想无非就是继承“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 “确立新民主主义社会秩序”构想的精神,使当今极少数人——官僚特权阶层、 官僚资本的既得利益和当权的地位合法化。这样维护两极分化的格局,已经暴富 的极少数新生官僚们拥护,绝大多数人反对。 张木生先生认定:“从战争年代到建设时期,包括改革开放至今,我们凡是 用新民主主义为指导,就胜利、成功了!”“用新民主主义为指导”我们真的成 功了吗?这要看张木生先生所说的“我们”到底是指谁?如果指刘少奇所依靠 的一帮新官僚们, 那他们确实是成功了。 这般新官僚在“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 “确立新民主主义社会秩序”的旗帜下,利用手中的权力寻租,形成了官僚资本 和官僚资本统治,成功地确立了他们的统治地位。被新民主主义革命打倒的官僚 资本主义复辟了。 而官僚资本必然依附于帝国主义并继承封建主义传统来巩固自 己已经获得的统治地位。于是被新民主主义革命所打倒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 官僚资本主义也就卷土重来,新民主主义的革命成果也就丧失殆尽。因此,如果 “我们”指的是绝大部分的人民大众,那就不是“成功”,而是失败了。这就是 当今的现实,惨痛的历史教训。历史的教训证实了毛泽东“两个阶段必须衔接, 不容横插一个资产阶级专政的阶段”的理论和马克思“过去一切阶级在争得统 治之后,总是使整个社会服从于它们发财致富的条件,企图以此来巩固它们已经 获得的生活地位”的判断是正确的。历史的现实就是,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没 有成功,孙中山的临终遗言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须努力”。而四大家族乘 机建立了自己的官僚资本统治。 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 打倒了帝国主义、 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 获得了初步的成功。 但是一帮子新生官僚篡夺了实权, 放弃了革命的第二步,抛出了“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确立新民主主义社会 秩序”的政治纲领,再一次建立了官僚资本统治。 因此,刘少奇之子刘源上将不满足于自己总后勤部政委的职务工作,而异常 热情地鼓吹“重返新民主主义”论的现象就很不正常。 他所鼓吹的“重返新民主 主义”论并不是什么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创造性发展, 而是从过去刘少奇等人的理 论旧货堆里捡回来的一堆破烂货。 范守信,许广亮:《对刘少奇“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的考证与分析》的论 文也承认: 中共中央于 1953 年 12 月发出关于修改第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两项 决议的通知。通知指出:中央在经过第二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审议以后,认为第 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的《关于整顿党的基层组织的决议》中“关于现在为巩固 新民主主义制度而斗争,将来要为转变到社会主义制度而斗争的提法,是不妥当 的。”“应改为:“中国共产党的最终目的,是要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从中华 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我们的国家就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即为逐步过渡到社 会主义社会而斗争的时期。党在这个新的历史时期的任务,就是要在一个相当长 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逐步实现国家对农业、对手工业、 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在建成完全的社会主义社会之后,还要为实 现共产主义而斗争。一切党员必须具有为彻底实现这些目的而坚持奋斗的决

心。”通知还要求把《关于发展新党员的决议》第二项内“它不仅要为巩固新民 主主义而斗争,并且要为中国转变到社会主义和最后建设共产主义而斗争”一 句,改为“它不仅要为取得新民主主义的胜利而奋斗,并且要为建设社会主义和 共产主义而奋斗。”上述文件是经过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审阅和同意的。——可见 连刘少奇自己也不敢公开坚持“为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而斗争”的所谓“马列 主义真理”,而只能明一套,暗一套地搞 形左实右,瞒天过海搞官僚资本主义。 因而,在官僚资本及其后台老板华尔街垄断资本遭到 99%的人抗议而成了 过街老鼠的今天, 刘少奇之子刘源极力鼓吹“重返新民主主义”论的目的就昭然 若揭:急于维护和发展官僚资产阶级的既得利益 ,把中国拖回到官僚资本统治 的旧中国。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