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赏金猎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派卡

第一百七十八章 派卡

柳飞烟许久后:“哦,我们会关注的。赵雾你为什么对窃贼有兴趣?”

赵雾道:“刚才袁忘分析了,很可能窃贼动手之前并不知道现场会有大的变化。很可能对方有把握在犯罪实验室正常工作时盗窃钻石。”

柳飞烟:“怎么?”

赵雾:“这很厉害。”

柳飞烟:“是很厉害。赵雾,我知道你曾祖父是一名很出色的专业人员,可是你不是。我意思是你也很优秀,但你不是窃贼。为什么会对窃贼有兴趣?”最少在赵雾加入侦猎社和在猎豹期间,柳飞烟没有发现赵雾有任何盗窃的嫌疑。针对赵雾情况,袁忘和柳飞烟进行沟通,他也没有发现。

赵雾一怔,瞎话张口就来:“我曾爷爷收过一个徒弟,徒弟有后代,我想会不会这么巧呢?”

袁忘听不下去:“这关你屁事?你这是要认亲是吗?”

算了,赵雾摊手:“没事,继续。”

柳飞烟道:“我们和血十字签订了三个月90天的合同,现在是第四十六天。一个月后我们要搬入新居。还一个原因十字军派人接管血十字。因此我今天会和血十字的人进行沟通,结束三个月的合同。顺利的话,今天开始就不用安排人守夜。”

大家鼓掌。大家都不是四十六天前的自己了,都是有钱人了,怎么能为了一点小钱就通宵伤害身体呢?除非通宵能带来快乐。

柳飞烟:“大家抓紧时间吃早餐。十分钟后会议室见,今天有两件事。”

……

作为一个团队,遵守时间是最基本的道德。不能以我要上厕所,我要吃早饭来为自己迟到行为解释。不是不允许你上厕所,在是在柳飞烟说明十分钟后会议室见的时候,你要说明你要上厕所,十分钟不够处理一切。

为什么说是团队中基本道德呢?因为你无论什么原因迟到10分钟,所有的人都要浪费掉10分钟。团队的凝聚力很容易在这种小事上慢慢消散。经常迟到者不属于团队型工作人员。

就这点来说,侦猎社做的非常好。十分钟内所有人都到达会议室。

柳飞烟:“第一件事,大家知道走廊公司举办的闯关赛吧?佘旭洲昨晚派人送来了三张黑卡,也就是说我们侦猎社可以派遣三人参加闯关赛。只能派遣三人。”

赵雾:“我要一张。”

叶夜:“我也要一张。”

艾玛:“我也想去玩玩。”

肖邦太有礼貌,举手等待发言,结果话没开口,卡就已经被抢光。肖邦看侦猎社主力袁忘,袁忘:“一人一张刚好。”看我干嘛?我没意见。

柳飞烟问:“你不去?”

袁忘摇头:“我没兴趣。”

面对大家质疑的目光,袁忘解释道:“我现在有钱,不差两百万。”

此话一出,大家无语。袁忘也没那么多钱,但是袁忘就是能如同有两百亿一样,能说出如此豪气冲天的话来。袁忘对金钱态度就是这样,有一百万,两百万对我吸引力不大,但一千万还是可以的。我有一千万后,一亿也没太大吸引力,但十亿是可以的。我有十亿之后,一千亿也吸引不了我。

袁忘刚离职时,两千块都是很乐意干的。在商鞅的驭民五策中就有穷民之策,除生存必须外,剥夺其多余的钱粮。这条针对就是袁忘这类人。

柳飞烟:“人家点名要你去,特别说明其中一张卡必须给你。”

袁忘:“那就给出场费……算了,我知道本杰明肯定会邀请我,不想讹他的钱。不过,我如果参加了,那就分走了一张卡。”

柳飞烟看大家:“还有谁想参加?”

秦舒和肖邦一起举手:“我。”

柳飞烟叹气举手:“我也想去认识一些人。”这次黑卡请的人都是北美行业内的精英。

既然如此,袁忘就成为中间人。袁忘道:“在我当仁不让后还有两张卡,六个人。我认为抽签比较好,你们觉得呢?”

赵雾:“不同意,应该考量综合实力。”袁忘发卡,很难作弊,赵雾不愿意赌三分之一的机率。比实力,赵雾不怂。

袁忘看大家:“同意赵雾的提议请举手……很好,只有赵雾自己一票,董事会决定否决赵雾的不同意提案。老规矩,我去写规则。。”

袁忘拿了a4纸后去客厅,一分钟后回来,将折叠的a4纸放到上衣口袋,拉开抽屉拿出一盒扑克牌,随意抽出2、4、6、8、10和一张大王面朝上放在桌子上,道:“赵雾,你是唯一一个投了反对票的人,你愿意第一个拿牌吗?”

这不是抽签,这是猜袁忘a4纸内写了什么数字,这是博弈。最关键是数字和大王之间的博弈。

赵雾开始计算机率,6张牌内有两张中奖,第一个拿的人只有33%的机会。第二个拿的人就有40%的机率。第三个拿的人有50%的机率。只有到了第三张后拿的人,机率才会最大。但如果第一个人就拿走了目标牌,那一切就全乱套。因此,似乎也是一个运气游戏。

“我第一个拿。”赵雾回答。

在赵雾看来,这是一次大王是否目标牌的判断。这需要综合考量袁忘的立场,他希望自己参加吗?如果希望,等同放水,大王必然是目标牌。如同不希望,目标牌在其他五个数字中。自己这时候拿牌也有40%的机率。六人竞争两个名额,40%的机率已经是很大了。

赵雾伸手用单指将大王拖到自己面前。

剩余5个号码完全没有指向性,大家随意拿走一个号码。袁忘伸手去拿上衣口袋折叠好的a4纸。

艾玛突然道:“别动,我怀疑你作弊。”

艾玛起身,站到袁忘身后,左脚一勾,将袁忘两腿分开,从头到尾的摸索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

艾玛回到自己位置坐下,不动声色道:“我的怀疑是错误的,继续。”

袁忘横了艾玛一眼,伸手:“把牌给我。”

收拢了扑克后,袁忘打开a4纸:“第一个说明每个人拿到的牌的顺序,花色,数字者晋级。说错者淘汰,不仅是第一张卡,也不参与第二张卡的竞争。注意,规则是,先说顺序,再说数字和花色。诸如说对顺序者可进入下一轮。”

所有人没想到袁忘会来这一招,各自心中骂娘开始回忆。数字大家有自信,颜色大家有自信,但是花色和顺序对大家来说有一定难度。最要命的是,如果你说错了,不仅给后面的人提示,也让自己被淘汰出局。

袁忘的题目不会非常难,毕竟大家看了好一会。但没有一个人有自信能完全准确的说出来。没错,自信是袁忘这道题考核的目的。

肖邦举手:“有两人几乎同时拿牌,可以并列一个顺序吗?”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