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风囚凰之缘聚缘散,一场梦 > 第二十八章心中存芥蒂

第二十八章心中存芥蒂

不小心又走神了,当白石清醒过来的时候却也发现穆医师一脸凝重的样子,白石假装的咳了咳,让人觉得她似乎在掩饰什么,“穆医师,你不必介怀,可能我没有脉象只是一个意外吧!”不过这可不是一个多么美妙的误会,白石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过这时却有个让她不喜的声音,“怎么会有没有脉象的活人呢?没有脉象的都应该是死人!即使是活死人他还是有一口气,有点微软的脉象的,你”接下来的话小木没有继续说不过意思却不言而喻。

白石也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没有脉搏,但是却也不是什么怪物,她怒目而视着小木“你你你怎么了,我就是那个意外,那个奇葩怎么了,你有意见啊!”白石挺了挺胸,壮志凌云的说,小木恁了恁,傻傻的问到“奇葩是什么?”

其实白石自己没有脉搏她心里也是很忐忑的,但是现在见那傻逼问自己奇葩是什么,她突然觉得自己干嘛要生气啊!真是无聊!“奇葩是什么我不会告诉你的。”白石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对了,跟你们商量个事,我不做小公子,我要当他的妹妹。”白石挑衅的对小木说道。

这话吓了小木一大愣,他刚要说什么,白石又说,“穆医师是我爷爷,小易是我大哥,而你就是我的小哥,我们一家要到外面去寻亲,爹爹十五年前去了外地,一去不回,娘亲生我时难产,最近爷爷身体不适,所以想找到父亲,他想在临去时将我们一家人团聚,我们姓穆,叫穆木,穆易,穆奇,你们可以叫我小奇,就是奇葩的那个奇字,怎么样?”白石一口气说了自己的打算,他们总是有有一个身份的,小公子人家本来就有,她也不好意思去占了人家的位置,所以何不自动让出来,自己选一个角色来。

他们都一脸茫然无措的眼神看着白石显然是无法理解白石的心思的。白石接着道“可是实际上爹爹早就在十五年前就去了,也许是为了安慰当年怀孕的母亲,,爷爷没有告诉母亲真象,一直瞒着,后来自己都相信了这个谎言,所以以为没有死,我们长大了也知道了一些事情,但是我们也不好跟爷爷记较,所以只能陪他出来了,我们就当这是出来游玩了,怎么样?”这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故事。

“小公子,这恐怕不好吧!”小木有些为难的问道,这小公子怎么想一出是一出,也不知道她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怎么了,我的故事不好吗?爷爷”白石撒娇的拉着穆医师的胳膊,“爷爷,你就让我玩一玩嘛!我来到这里几个月了,可惜也没有怎么玩过,哥哥你劝劝爷爷好不好。”白石在他们还没有答应之前就已经又戏了。

最后他们没有办法也就只能答应了。

“小哥哥,你去帮我弄一套女装,我经常穿成这样挺不好的,是不是爷爷?”白石的这一声声爷爷让他很受用,活了半辈子,有这么个孙女是挺不错的,可惜却也是假的。

白石看着小木不乐意的脸神,“爷爷,大哥哥,你看小哥哥不乐意了,他还瞪我,我是他妹妹,一看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在家不听长辈话的人。”白石都要被自己撒娇卖萌的行为恶心到了,但是如果能恶心到别人这就不算什么了。

小木委屈的说“没有,我这就去给你买衣服。”然后留下了一个离去的背影,白石摇了摇头。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白石笑了笑,“看来他挺有当哥哥的潜力的,我以后要好好欺负他。”他不乐意,自己就越高兴,虽然眼前的几个人对自己一直都挺好的,但是她心里也牢记着自己是如何到这里来的,对方是什么目的她到现在仍然还不知道,不能因为对方对自己表面的好就忘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没有办法反抗或者表示自己的不满,所以就只能尽可能多的给他们找事情做。

哈哈哈“小奇,爷爷给你说件事。”穆医师当起爷爷来也是丝毫没有负担,跟白石有得一拼,也许是老了,所以见识的多了。

“什么事,爷爷。”白石在心里将对方看成了对手,不过对他的尊重一点也是不少的,因为对方的身份是一个医生,看他的气质,不过他跟这两个人是不是一伙的,但是却也不像个坏人,小木,小易她是不能够正确的看出来的,因为两人看着性格很是鲜明,但是却感觉不到他们的生命,他们真是在扮演着一个角色而已,白石她是一个学心理的,虽然不是专业,但是却也并不是全无依据,不过无法看透他们,也说明自己是半吊子,她可不敢卖弄自己了。

“我们明日就要起程了,爷爷一直等的人错过了跟我们相遇的时间,已经在我们前面了,我们需要去找他。”穆医师对白石说道,显然那人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爷爷,那人是谁啊!”白石真的不知道等的人是谁,难道真的是真正的小公子?她不经意的在心里为自己的明智选择点赞,要是以后真的遇到了,正主知道她占了他的位置还不得拉仇恨吗?

“这……”小易,小木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穆医师低头沉思片刻,似乎在想应该不应该说明对方的身份白石见他有松动的样子,所以再接再厉的问,“怎么了,爷爷不能说吗?”

穆医师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一问“不是,不是,只不过那个人也是小公子,你以前也是小公子,所以爷爷一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哎,他们当初叫我小公子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啊!现在正主来了才考虑到,要不是自己不喜欢顶着别人的身份,他们可就不好跟小公子交代了,其实小公子要跟他们同路也是后来才有的事情,谁会知道小公子有事情,所以正好可以和他们一起同路呢?

“他长的好看吗?”既然要见面,那她现在就要了解一下了,对方似乎就是他们的主子,所以自己跟这个小公子应该是不对盘的吧!白石虽然心里这样想的,但是嘴上问的问题却,……

“这怎么说呢?”穆医师想了想,似乎没有什么词可以形容,他求助的看了看小易,可惜小易都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公子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或者不属于尘世的人。”他想到那小公子的身影,脑子中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这几个字。

听起来很仙气,所以她现在暂且不计较被他们捉来了,等到看到了本人了之后在跟他们算账。“那就是说小公子很美了,这就好,我就喜欢和美人相处,所以相信我们一定会相处的很愉快的!”

小易听完之后好像要说什么,但是被爷爷一个眼神制止了,但是却也在白石看不到的地方嘴角向上扬了扬,不知道是在为白石眼中不可掩饰的光芒扬起的,还是为白石的言语扬起的?

白石一行人现在坐在马车本来是明天要走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白石急着要赶路,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匆忙出发了,白石一身粉色的衣裙,不说话一定是一个可爱,天真娇小可人的姑娘,可惜一说话就变成让小木哥哥无言以对的小魔王了。

“小木哥哥,你现在可以喜欢我了,我是你妹妹嘛,哥哥喜欢妹妹是理所当然的,当然妹妹喜欢哥哥也是理所当然的,所以现在把你弄直的重任就交给我了,我不能看着你走入不归路,以前没有立场说,现在可就不一样了!”白石见没有人说话还是无聊,所以继续了昨天晚上跟小木的谈话。

“小奇,你在跟小木说什么,说来也让爷爷听听”穆医师见小木脸色很是不好,还没有人可以让他这样过,所以他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爷爷,我可以说,但是你跟小易哥哥不能生气,好不好,要不然我是不会说的。”白石一副好孙女的模样,很是乖巧。

“好,爷爷和哥哥保证不会生气,你说吧!”穆医师笑哈哈的摸了摸乖顺的白石的头,白石看他的表情,对方是把我当成什么动物了吗?在给我顺毛?这是当时白石的想法,因为她很少被人摸过头,怪怪的。

白石不去想刚才怪异的感觉,掀起帘子看了一脸黒黑的小木,然后说起了他断袖的事情,当然其中的添油加醋就更加的多了。

听完白石所说的,他们俩人忍着笑,“爷爷竟然不知道小木是断袖,以后穆家的香火可是靠小木,小易两人了,这以后可不能在由着他了,要早日帮他成亲成对。”穆医师没有反驳,反而顺着白石的话说了下去,虽然小木不可能是短袖,但是平时逗他的机会可不多,现在可不能错过了。

白石一脸正色的回答,“好,我负责他的性取向,一定让他取个漂亮的嫂子,。”然后叹了口气接着说“谁让她是我的小木哥哥呢!”说的很是酸楚。

突然外面传来了了声音,“我不是断袖。”

白石的小心脏跳了跳:他不会冲进来打白石一顿吧?

马车里的人都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的道:“是是,你不是断袖,绝对不是,我们都知道的。”话是这么说,但是听在小木耳朵里却变成了:切,谁相信!小木无语了,不要和他们说话。

白石之所以和他们敢开这样的玩笑可不是找死,而是觉得他们是一群特殊的人,心理强大的一定能开的起玩笑,而且一定很少有人跟他们开玩笑,所以她这是在给他们另外一种生活的乐趣,虽然这样做也许很危险,但她就喜欢有挑战的事情,或者是挑战他们,用这种方式平复一下被他们捉来所造成的心里落差,她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大肚的人,别人让她心里不舒服了,她怎么也要想办法平衡一下才舒服,谁让他们做事情的时候没有考虑过呢!

他们都是按着一定的方向走着自己的路,有时他们所走的路是别人为他们铺好的,他是他们的主子,他们只知道听从他的指挥或命令,这已经成了他们的天性,从一出生就有人告诉他们要听主子的命令,不管对于错,即使是将鞭子抽在自己亲人的身上,他们都要毫不犹豫的打下去,他们可以在事后抱着亲人哭泣,但却不能有一点对主子的埋怨,当主子遇到危险时,他们要用生命相护,虽然他们也怕死怕疼,但这就是他们为奴的命,父母,亲人都只能暗自伤心,但他们没有人认为这是错的,他们的命是父母给的,却也是主子的。——可惜这成不了白石原谅他们的理由,因为做了就是做了。

当然对于主子,他们也有自己的优越感,他们天生就比那些奴仆尊贵,当自己需要的时候他们要无偿奉献自己所有的一切,如果他们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他们就是不忠,没有人会容下他们的,他们自己也会受到良心的谴责,这是他们的天性,让人痛心的天性,是否有人会让他们知道自己也是一个人呢?没有人,没有人,因为有这样想法的人都死了,但这样的人只多不少,因为他们是有思想的人。

虽然小木他们不是奴隶,但他们是主上的属下,他们对他也有决对的忠心,与奴隶不同的是他们与主上是有一定感情的,他们也许在内心深处是渴望亲情的。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