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你还好?】

『#』平淡的幸福

第一小节[春雷滚滚]

『#』未知命运的捉弄

申连城的公寓里

申连城正在化妆镜前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希儿,你想要去哪里度蜜月呢?”江铭赫一边从背后拥抱住申连城,一边问出口。

“我想去法国巴黎,巴黎是个十足浪漫的城市,去到那里的铁塔餐厅,看夜景,和你一起吃烛光晚餐,想象都觉得令人期待。”申连城一边回望着江铭赫,一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啊,那我们就在巴黎度蜜月”江铭赫回应到。

江铭赫抚摸着申连城的腹部,那里有他和她的孩子正在成长,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能否见证到孩子的出生。

申连城感觉到来自江铭赫的特殊情绪,她看着镜子中的江铭赫那张帅气的脸,忍不住问出来口:“铭赫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就要和你结婚了,我有些小紧张和激动吧,我的希儿终于要成为我的妻子了,总觉得有些美好的不真实。”江铭赫搪塞着说到。

申连城也不再过多的去问,毕竟让一个不打算告诉你实情的人去说出实情,显然你一定得不到自己觉得真实的答案。

“希儿,真想快点看到你穿婚纱时候的样子呢?”江铭赫突然间说到。

“一会儿我们拍婚纱的时候不就看到了吗?”申连城笑着回应着。

“那咱们早点出发,我就可以早点看到你穿婚纱的样子了”江铭赫有些迫不及待的说到。

连城隐隐不安着,她总觉得今天的铭赫哥有些怪怪的,好像有些心神不宁似的。

20分钟后埃蒙婚纱店

“您好,江总,我们已按照您的要求把江太太的专用婚纱和拍照礼服准备好了,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我们可以进行调整和修改,一定会让您和江太太满意。”江铭赫亲子挑选的婚纱设计师艾瑞克微笑着说到。

在一众人的服务下,申连城很快的换好了婚纱,并画上了淡妆,把头发做了优雅知性的造型。

申连城本来就美,这样一件为她量身定做的婚纱穿在她的身上,把她原本纤细的身材勾勒的更加绝美。

婚纱采用了全露肩的设计,从胸部到小腿均是采用贴身设计,从婚纱后侧延伸出的拖尾部分全部采用了蕾丝,并且缀满了璀璨夺目的钻石。通身雪白的婚纱,象征了江铭赫与申连城圣洁的爱情。

“希儿,你真美”江铭赫由衷的赞叹道。

“谢谢”申连城也很满意这一身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婚纱,她露着幸福小女人的微笑,甜甜的回应到。

“既然婚纱已经没什么问题了,那我们去拍婚纱照吧”江铭赫说到。

“嗯,好啊。”申连城微笑着答应。

“我现在去把车开过来,希儿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江铭赫一边亲吻着申连城的额头,一边起身说到。

申连城笑着看他离开。

埃蒙婚纱店里的店员都对申连城投来羡慕的眼光,有店员说到:“江太太,您真幸福。”

申连城笑着接受着这些店员的赞美声,羡慕声,祝福声。

就在这时外面的一声爆照声,让申连城和埃蒙婚纱店里的店员都为之一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会发生爆照呢?再仔细一看,发生爆炸的地方不正是江铭赫车子所在的地方吗?

申连城跑到车边,看着浓烟滚滚的爆炸车辆,隐约看到车里面是有人的,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车子里的人,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让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声嘶力竭的声音,可是因为过于用力,嘴边全是牙齿咬出的血痕。

申连城晕了过去。当申连城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置身于一间特护vip病房中,她问申瑞和司徒静:“爸,阿姨,铭赫哥呢?”

没有人回应她,有的只是司徒静肝肠寸断的哭泣,和申瑞的叹息声。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不信,我不信,铭赫哥说好要给我挑一辈子的番茄炒蛋里的番茄果肉的,他从来就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都是我在做噩梦而已。”申连城始终不愿意相信那场突如其来的汽车爆炸事件里的死者是江铭赫本人。

申连城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像个疯子似的冲出了病房,她跑出来,见人就问,江铭赫呢?你们有谁见到江铭赫了,我问你江铭赫人呢?

追出来的申瑞让医生给申连城打上了镇定剂,瞬间申连城倒在了申瑞的臂弯里。申瑞看到自己的女儿如今的样子真的是从心里心疼啊。他无法想象,没有了江铭赫的申连城要怎样活下去,好在医生告诉他,申连城怀孕了,这算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起码这样他可怜的女儿就会有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和动力,否则他真的很怕他的女儿就这样随着江铭赫离去。

三年后

江铭赫的坟前

站着一个纤细的女子,女子的旁边是一个3岁的小男孩。

“铭赫哥,你知道吗,你的希儿真的很想你。”申连城的眼泪已经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流干了,此刻的她尽管依旧悲伤,眼睛里却干涸成了沙漠。

“我们的儿子也来看你了,你看眼睛,鼻子,嘴巴都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呢!”申连城对着墓碑前的那张黑白照片说着。

“儿子,照片里的这个大帅哥就是你爸爸哟,快喊爸爸。”申连城一边摸着自己儿子的头,一边对儿子说到。

江沐阳小朋友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爸爸,我好想你呀!”小小的他已经能够敏感的感知到母亲申连城的悲伤,可他是小男子汉,作为江铭赫的骨血,即时此刻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他还是会反过来安慰自己的母亲:“妈妈,爸爸不在了,就让阳阳保护妈妈好吗?”

申连城看着这个缩小版的江铭赫心里酸涩与甜蜜并存着。

这时,一个高大俊拔的身影朝着这对母子走来。小阳阳朝着那个朝自己越来越近的人喊:“爸爸”

申连城沉浸在对江铭赫的思念中,她并没有注意到朝自己走来的男人。

小阳阳每天都会看到妈妈会对着爸爸的照片说话,早就对这个帅气的爸爸印象深刻了,此时此刻,活生生的真人走来,小阳阳激动的不停的喊爸爸,看到妈妈没有一点反应,伸手拽着妈妈的衣角对申连城说到:“妈妈,是爸爸。”申连城这才转身看向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原来真的是他,原来他真的没有死,那这三年为什么却不来见自己,为什么。太多的疑问萦绕在申连城大脑里,但此时此刻却只化作一句:“我就知道你没死。”

执行完任务的江铭赫第一时间回到家里,司徒静和申瑞看到完好无损的江铭赫皆是一惊。江铭赫知道自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真的很突然,但他一定会和他们解释清楚的,在江铭赫看来,他最想做的就是第一时间去找到自己三年来一直思念着的小女人,他的希儿。询问了申连城的位置,他便马不停蹄的赶来他的坟前,看到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

江铭赫将申连城紧紧的拥在自己的怀里。一直都没有见过真人阳阳,此刻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再坚强,他也不过是个3岁的孩子,此时此刻他红着眼眶,喊着:“爸爸,阳阳很想你。”

申连城从江铭赫的怀里退出来,江铭赫一把抱起来刚到自己膝关节高度的儿子,这是他和他所爱的人的爱情结晶啊,他一下子亲在了小阳阳的脸上。胡子有些痒痒的,阳阳只是被逗弄的咯咯笑,这是一个父亲带给孩子特有的幸福感。

“这些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和我联系?”申连城问到,听不出什么情绪。

江铭赫一边抱着儿子向前走,一边看向自己的小女人说到:“当时收到了美国联邦调查局发给我的密电码,密电码的意思是让我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要我制造假死的假象,让猖獗在南美洲一代的武装贩毒集团的首脑库森误以为我死掉了,这样他就会掉以轻心,才会容易露出狐狸尾巴,这样才好让我潜伏过去一举端掉他的老巢。”江铭赫语气里透着无奈,他很清楚这对不知情的家人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可他别无选择,因为这是他作为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特战队成员无可推卸的责任,为了不影响整个行动计划,明知道这对家人的伤害有多大,他还是狠下心来去做了。

申连城忽然间想起来,江铭赫的特助慕觉吗曾和她提起过,江铭赫不在自己身边的那十年时间里,曾经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里最为优秀的狙击手,是令他崇拜的战神。

“看来我的老公是个很了不起的传奇人物呢!”申连城自豪的说到。

江铭赫见自己的小女人转换的这么快,他如释重负般的笑了,他就知道他的小女人是者天底下最善解人意的存在。

“想知道我不在你身边的这13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吗?”江铭赫打算对自己的小女人再无隐瞒。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