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神识之路 > 第九章 赵勇之心

第九章 赵勇之心

赵勇整个人看傻眼了,愣在原地,自己的大哥怎么打起来就跟猴子一样,就差没骑在邱华生身上了。这么牛逼的身手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速度快就不说了,还这么灵活,都比的上妖兽了。围观的人也跟赵勇差不多愣在那,有的人甚至揉了揉双眼,这速度之快让人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认为是自己眼花了,可牧零在空中的翻跟斗却又那么真实华丽。

邱华生咳了几声,站了起来,那双凶狠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这牧零,像是要把牧零给活撕了。牧零再次朝邱华生快速冲去,邱华生一旁的人都还没来得及避开一两步,牧零就已经一拳击中了邱华生的腹部。邱华生整个知觉被一种肌肉撕痛感给彻底占据,凶狠的眼神瞬间变的茫然起来,脸色刷的变的苍白,此时他算是明白为何他的那些侍卫被这么一拳打中后就倒地不起了。

这时蒋教导回来了,见牧零趁自己不在时竟敢出手伤人,立刻愤怒起来。朝牧零伸出一只手掌,一股强大的神识力量快速袭向牧零,打算将牧零抓到身前,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对同伴下手就应该受到惩罚。蒋教导离开时还告诫众人要学会团结,这才离开一会就成了这样,不严惩只会坏了整体环境。牧零虽看不到神识力量,但却可以感受到了有东西在极速朝自己袭来,立刻向身旁快速几个跳跃,避开了蒋教导的多次神识追捕。蒋教导愣了一小会,收起了神识,走入了人群中。

“你们两个,都给我过来了。”教导用及其恼怒的话语声说道。接着看向四周围观的众人,散发出的威严让绝大多数弟子都不敢抬头。牧零不知道刚才袭击自己的是什么,此时也没空去想了,教导已经发话了。“你们两不想成为仙宗弟子了是吧,这才第一天就已经无法无天了,我看你们两还是乖乖回去吧。”蒋教导的声音很冷,一点感情都没有。牧零没有说话,站在那平静的看着蒋教导,而倒地的邱华生则有些仇恨的盯着牧零。场面的气氛顿时冰冷起来,谁都没想到教导会如此严厉,一场打闹就要将人逐出仙宗,一时间没人任何人敢吱一声。在这无比平静的气氛中,赵勇开始有些着急了,赶忙向教导解释道:“教导,这都是误会,他们两是在比试,不,是在切磋,友谊切磋。”

教导无比威严的眼神看向赵勇,赵勇被这么一看全身一个哆嗦,急忙看向挑起事端的那两兄弟说道:“你们说是不是友谊切磋。”被赵勇这么一问,那两兄弟也开始慌了起来。如果牧零和邱华生会被逐出仙宗,那他们两的下场也必然相同。两兄弟异口同声的说道:“是友谊切磋,是友谊切磋。”蒋教导没有说话,气氛依旧无比安静。

蒋教导并非真要将牧零和邱华生逐出仙宗,只是这么说的威慑力更大,必须让自己的威严彻底深入每个弟子心中,不这么做日后很难管教这些弟子。教导看向仍倒地的邱华生,此时的邱华生依旧露出痛苦的神情,教导威严的眼神再次看向赵勇。赵勇此时的心已经乱了,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大哥被逐出仙宗,想起这两天牧零给予自己的无私帮助,想起傍晚时遇到妖兽攻击时,牧零奋不顾身让自己先逃,还让黑驹护着自己,内心很是感动。赵勇鼓足了勇气朝教导说道:“教导,这都是我惹的祸,不关大哥的事,你要罚就罚我吧,我愿意代替我大哥离开仙宗。”赵勇的大义举动让四周的弟子都对他很是钦佩,在场的新弟子哪个会自愿放弃这个梦寐以求的仙宗弟子身份,赵勇不关这么做了,还做的如此果断。

赵勇说完后也不等教导回答,直接走向牧零,抱着牧零说道:“大哥,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可惜我没这个福分,不能再做你小弟了。”赵勇说话的语气坚定中带着嘶哑,在场的人听了内心都有些触动。然而感动还没坚持一小会,赵勇突然满身热血的继续说道:“大哥,看在我要离开的份上,你能不能把你的拳法跟猴术传授给我,我一定帮你发扬光大的,有了你这身本事,我来年再来参加考核,等着我。”赵勇说完后又走向教导,一脸诚恳看着教导。“教导,求你不要为难我大哥,确实是我惹的祸,我大哥是被我连累的。”

此时的教导心中满是无奈,他原本只是想威慑一下这群小家伙,在赵勇说到是切磋时,蒋教导心中还赞许了赵勇的机灵,已经开始想随便找个有用的惩罚,就此揭过此事,没想到赵勇却跟这件事较上劲了。赵勇一脸的诚恳又变成了恳求。“教导,你能不能再答应我一件事情。”教导已经彻底佩服了赵勇的自演自说,不知道赵勇又要怎么闹下去。见教导没说话,赵勇就当教导答应了。“让我再当半天的弟子,这时候让我回去,我绝对会被妖兽吃个干净的。”说完后赵勇乖乖的站在那,静静的等待着教导的回应。周围的弟子此时都看向教导,不知道教导会作出怎样的回答。

蒋教导依旧保持着无比的威严,用着厚重的嗓音说道:“看来今天给你的惩罚太轻了,还不到一天你就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给我去做一万个蹲起,没做完别想休息。这件事还轮不到你说话,是走是留等我查清楚后再好好处理。”教导说完后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出来两个强壮的,把打斗的这两人吊在树上,三天不准吃饭,只能早中晚分别喝一碗水。”蒋教导说完后,见没人敢站出来,重重的冷哼一声。参与打斗的那两兄弟立刻跑到了教导跟前,四名弟子随着教导走向了林子,离开前还不忘朝赵勇说道:“还愣在那干嘛,难道一万个蹲起不够,要三万个不成。”赵勇没想到自己这么一闹,结局变成了这样,此时别说一万个蹲起,就算是十天蹲起赵勇都愿意。

直到深夜,赵勇依旧在篝火旁做蹲起,按照他的报数,五千还不到。可看赵勇的情况,双脚抖的特别厉害,多做一个都很难。蒋教导没想到赵勇这么蠢,教导没让人监督赵勇,就是想这赵勇能机灵点,随便做几百上千个就好了。怎会料到赵勇边做边数,还喊那么大声,生怕没人听到。“你可以回去了,剩余的以后再补上。”赵勇突然听到教导的传音,还以为自己累的出现了幻听。“怎么,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教导充满威严的话语声再次传来,这下赵勇不再认为是幻听了,双脚一软,整个人瘫软在地上。一个小时后,赵勇很勉强的站了起来,想起自己的大哥还被吊在树上,极其艰难的朝林子移去。

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下,赵勇找到了牧零所在位置,牧零和邱华生两人被吊在相邻的两个树上。这两棵树就在林子的最外围,两人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粗绳给捆了好几圈,横吊在树上。“大哥,我来看你了。我这还有些烤肉,到时候偷偷的给你,不用担心饿着。”赵勇用及其微弱的话声朝牧零说着,深怕被教导听到。牧零对赵勇今晚的举动很满意,果然没看错赵勇,重情重义。在赵勇来之前牧零都已经睡着了,察觉到身边有异响才勉强睁开眼睛,牧零并不担心会有妖兽来袭,他知道教导这么做一定是做足了安全防范。

“你留着自己吃吧,三天不吃东西我经历的也不少,有水喝就够了。早点睡吧,明天过来我开始教你本领。”牧零说完后又闭上了眼睛,无论赵勇继续怎么说,牧零都没回答,倒是把一旁的邱华生吵得有些不耐烦。

此时在蒋教导的帐篷内,蒋教导正对着一位仙宗弟子叮嘱道:“你除了照看新弟子们的安全外,这个牧零帮我多加留意,退下吧。”这位仙宗弟子快速退出了帐篷,一跃之下消失在了营地中。蒋教导沉思了一会,自语道:“能感知到神识,却又不像开启了神识,这牧零确实有些古怪。”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