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序诫 > 第三十三章 物是人非

第三十三章 物是人非

mostnightsiyforyoutoe

多少夜晚我祈祷你回家

prayingtothelord

向上帝祈祷

prayingfysoul

为我灵魂祈祷

go

现在请别走

ithinkofyouwheneverilone

每当我孤身一人我就想起你

sopleasedon'tgo

所以请别走

……

歌声响彻在整个车厢,林序的思绪仿佛被带到遥远的不知名处。

他想林妖了……

那个将他从地狱里拉出来的女人,看似不靠谱,其实什么都已经为他安排好。

如果他没有加入序诫行者,而是加入沉睡之夜,那他可以在序诫所毫无危险地坐着办公室。

每天可以泡一杯喜欢的卡布奇诺,那个办公室可以想放什么就放什么。

等死一样的生活着……

这些可能都是林妖早已为他安排好的。

林序实在想不通林妖为什么会对他这么好,仅仅因为自己是她的徒弟?

他不知道,他也不想去猜林妖的心思。

那个女人,为他做的实在太多了……

他能有今天的实力,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全是林妖所赐。

但是林妖却消失了。

林序甚至连她要去做什么都不知道。

他想着只要一直变强,总有一天能知道林妖的一些事。

所以他没有加入沉睡之夜,没有去继任林妖那个部长之位。

他甚至连沉睡之夜的集会地都不知道在哪。

也没有看哪怕一眼那个办公室。

他要变强,要追上林妖的脚步!

所以他加入了序诫行者。

只有在生死边缘游走,一个人才能真正变强!

他期待着,期待着和林妖的再次相遇……

那时,他会手握红切,强大得足以抵挡千军万马!

宁月听着歌睡着了,林序还看见她眼角有点点晶莹。

头摇晃着要向林序这边倒过来。

林序靠右坐了些,将她的头靠在他肩膀上。

睡着时的宁月终于将她心里的柔弱表现出来。

看着宁月紧紧皱着的琼眉,林序知道她一定没做什么好梦。

这是个可怜的女孩儿。

从小到大只有宁叶倾陪着她,宁叶倾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失去宁叶倾的她,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宁月的遭遇让林序想到了失去义哥的自己。

那时他只有义哥一个亲人,义哥死后,他觉得这个世界都是灰暗的。

但后来林妖出现了,给了他活下去的动力。

那宁月为什么活下去呢?

复仇!

向序鬼复仇!

“只是为了复仇活下去可不行呢……”林序低喃。

他决定帮帮宁月,一个人不能一心想着复仇。

一个人心里只有复仇的结果就是变成魔鬼,就像当初的林序一样,折磨周之贵的时候,林序就像一个魔鬼,不仅对别人狠,也对自己毫无感情。

这也是在监狱里他任人欺凌的原因。

复仇完之后,他就对这个世界不抱任何希望……

那时他,想着就这样死了也好。

但是一切都因为林妖的出现改变了。

“师傅……”

林序望着窗外闪过的路灯,昏暗的灯光闪烁着映衬着他有些脏乱的脸。

歌声还在回响,林序让这首歌单曲循环了。

他觉得这首歌很好,虽然唱得热烈。

但是其中的苦楚,却很少有人能体会……

林序他们走后,刘岩带着小张来到了序鬼死的地方。

他轻轻将三张银色面具抛到深坑中。

尸体已经搬走,现在坑中出了一些血迹和泥土什么也没有。

面具在空中旋转着飘到坑底。

“吴叔,杀你们的序鬼已经被杀了,我将你们的面具埋在它死的地方,在地狱里,你们再狠狠折磨它吧,我会送更多序鬼下来,你们不会寂寞……”

刘岩话语坚定,拳头紧握。

眼中的湿润被他强忍住。

他想到了吴叔临别时那温柔的笑,那眼中分明带着期许。

那是一种信任,吴叔相信刘岩一定会带着他的那份杀更多序鬼。

指甲已经掐入肉里,但是刘岩还是死死拽着。

小张轻轻握住他的手,希望能抚平一些他的伤痛。

“序鬼!!!”

刘岩双目通红,表情狰狞。

犹如地狱来的恶魔。

……

第二天一早,林序他们总算回到了序诫所。

一夜在车上睡觉让林序脖子酸痛。

宁月靠着他的肩膀睡得很香,林序只好一晚上保持那个姿势。

来不及休息,林序带着宁月去找姜太卿。

姜太卿说有个拖了很久的任务,想来一定很着急。

宁月醒来时发现自己正靠着林序的肩膀,林序能看见她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林序觉得她真的很奇怪,林序靠着她的腿睡觉她觉得无所谓,但是她靠着林序的肩膀睡觉她却觉得不好意思……

大大咧咧的女孩儿真的很奇怪。

就和林妖一样,林妖做的事也总是很反常。

身上全是血污和泥土,林序马不停蹄的赶到姜太卿的办公室。

这身奇怪的打扮和满身的污渍,姜太卿差点儿没认出这是林序。

“那个任务怎么回事?”林序开门见山。

姜太卿依然一身黑色西装,端正的坐在办公椅上,林序进来的时候他正在喝茶。

“咳咳~林序啊,其实你不用这么急的,赶这点儿时间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你完全可以洗干净再回来的。”姜太卿有些好笑地说。

就连跟在林序身后的宁月都掩嘴笑了起来。

她也觉得林序有些太着急了。

“这些……不太重要嘛,你快说说任务的事,说完我就去准备。”

林序也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实有些脏,尴尬地说。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