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管营销 >>

《前行中的民族最懂自省与反思》——时寒冰


前行中的民族最懂自省与反思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反省、反思也从来都是一个民族最宝贵的精神境界之一。2001年的时候,我主编过一份电子免费订阅的公益性电子期刊《中国》,至2003年停刊时累计出刊160多期,累计发行600多万。其基本定位是:《中国》是一份以反思为主题的免费电子期刊,反思过去意味着清醒、提高和进步。《中国》关注社会热点,倾听百姓心声,体贴民生疾苦。《中国》以人道主义的关怀为苦难者祈祷和祝福,以历史的责任感为民族的振兴奉献热血和智慧。其中刊载了大量反思性文章。这些文章,是偏颇还是有参考价值,时间的流逝会给出答案,而我们更需要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决策者可能找到更好的方案,民众可以学会多角度的去看问题,于国于民都是大有裨益的。这里节选几篇文章,目的在于继续唤醒反省、反思意识——暖之

前行中的民族最懂自省与反思

关于三峡工程之我见
——《中国》2001年07月28日(总第14期)
·金刀·

最近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节目中的直逼现场报道。讲得是三峡水库蓄水前的清库问题。画面展现出沿岸堆放了数不清的垃圾堆。仅大得象山一样的生活垃圾就有200多堆。到2003年6月1日,三峡水库开始蓄水。库区蓄水后,水库将会遭到严重污染。不仅影响库区及周边地区,还会影响库区下游近四亿人的生产生活用水,以及南水北调工程。据说这一问题已经得到中央的高度重视。一场清理垃圾的大战正在展开。请看这大战是如何展开的。
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以下简称三建委)移民局副局长宋原生先生说:“三建委对这个问题非常重视。我们已经开展了科研工作,针对不同的处理目标,我们还要进行工程设计。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匹配足够的资金,同时我们还要协助湖北省和重庆市政府做好组织工作,相信在2003年蓄水之前,一定能够把库区的卫生清理工作做好。”宋先生是被采访的人中职位最高的官员。他的这番话很长,实际上是一个条件句。观众如果分心很容易被“相信……一定……”这句话蒙过去,认为清理工作已经有把握搞定了。实际上,这句话的条件是(1)处理目标 (2)足够的资金

(1)处理目标是什么?
电视画面把我们带到库区。沿江垃圾之多,触目惊心。两岸到处都是垃圾堆放场,有的已有20多年历史。生活垃圾,工业垃圾堆积如山,多数已被植物覆盖。这种覆盖,又为以后清理工作欺上瞒下打了掩护。据估计,生活垃圾有300多万吨,工业垃圾1500多万吨。被埋起来找不到的还不算在内。还有1500多个屠宰场,900多所医院卫生院,4万多座坟墓,30万平米的厕所都要进行防疫处理。废弃的化工原料,工业排放的有毒物和重金属,其危害远远大于生活垃圾,主要表现在有毒有害物质的污染。它们很难查出,很难处理。就算明面上的垃圾山,怎么清理?新的垃圾都不易消纳,库区的就更别提了。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在拍片当中还有自卸车在倾倒垃圾,当年成车的垃圾往山谷里填(藏),几十年了,想在短时间内往上挖,谈何容易!

(2)足够的资金
由谁出钱?多少算足够?由谁出机械设备?设备少了限期内完不成任务,多了又浪费。由谁来干?这可不是干净活儿。整天挖又脏又臭充满霉菌毒素的垃圾,谁受得了。根据对国人的观察和了解,还不是民工拿工钱,工头小贪,领导大贪。在当今这个腐败造假之风盛行的社会里,多少钱也填不满贪官们的口袋。最后,垃圾还是除不净,或者是藏得更隐蔽,以后给子孙后代泡“茶”喝。
两个条件都是子虚乌有,那么,“相信……一定……”的主句就是骗人的玩意儿。
我想,到2003年6月水库蓄水的时候,政府各级领导一定会亲临大坝现场,也一定会邀请许许多多嘉宾,外国使节出席仪式。可是丑话说在前头,到时人们看到的将是又黑又臭的脏水,漂着无数塑料袋,快餐具,以及因缺氧而死亡的臭鱼。我建议造一张世界第一大的网,拦住漂浮物;建一个世界独一无二的香水喷洒系统用来堵住来宾的鼻子。就像北京申奥将黄草地喷染成绿色一样一曲同工。
亲爱的朋友,您也许不是在北京长大的吧?老北京的天桥,莲花池一带有个地方叫龙须沟。哪儿是北京的贫民窟。穷人没有条件用厕所,没有下水道,只好把生活污水往沟里倒。久而久之,那叫臭啊!阴天下雨,污水沟满壕平,人滑下去就没命了。后来还拍了一部电影,片名就叫龙须沟。好像是于是之先生主演的,您想起来了吧?如果不能亲身体验那臭水沟,您可以去苏州,沿苏杭运河走一趟。那是一条活着的龙须沟。您也许会说,长江是活水,流水不腐。对,现在三峡库区某段流速是每秒二点几米。可是蓄水后就只有每秒零点二米的流速,跟死水一样。入库的“净水”随涨随污染。入库的都是浸过生活,工业垃圾和冲洗了30万平米厕所,无数猪圈,屠宰场的富氮水。耗尽水里的氧气,水生物将死绝。这样的臭水往下游放,再流动起来也是臭水,它不会因流动而净化,而充氧。加上长江上下游其他污染,那么长江就是另一条苏杭运河。整个流域人民生产生活都会大大倒退,生物污染以至灭绝。至少有两亿人口外逃,上北京要饭……奥运会还怎么办?对了,办奥运会不是还要从长江南水北调吗?旦愿不要把垃圾水引来让老外喝。可怜四亿多长江流域人民将要饱尝水系污染之恶果。
亲爱的朋友,你我都是忧国忧民的人。可您也许不知道,如果没有人出来推迟三峡工程蓄水的决定,受害的不仅是长江中下游的四亿多人民,而是咱们的后代!您听说过没有,日本东京有个湖,叫霞浦湖。因湖水污染,225平方公里的湖从73年开始治理。花了27年,合1300亿人民币的经费,平均每平方公里5.8亿,才仅达到相当中国四级水体的水质。您算算,三峡湖面升起的时候,将是多少平方公里?政府准备好治理污染的钱了吗?它会比建三峡的费用少吗?就目前清库而论,政府准备投入多少资金,调多少人力,多少设备,建多少个垃圾处理场去处理现存的200多个大小垃圾山。而这些影子垃圾处理场能否在一年半内建成并吃光所有的垃圾?当地政府打算派多少人去阻止人们继续公开地,偷偷地乱倒新垃圾的行为?听说朱熔基总理在最近的三建委第十次会议上特别强调了处理好三峡库区生活垃圾,生活污水以及库区生态环境建设问题。我想了解他在会上说了什么,是否回答了上面提出的问题,但是政府的网站上没有原文。想回国查阅,又怕因“盗窃国家机密罪”被抓起来。
如果政府回答不了以上问题,又没人能阻止2003年的蓄水,那咱们半个中国的生态环境就完蛋了。即使事情并没有我想像的这么耸人听闻,但重金属永远不会自然生物降解,它会随着生物链进入嗜鱼虾蟹蚌如命的沿江人民体内,生出畸形的后代,又会消耗多少社会财富。就算学过模糊数学,也算不出这笔账吧!
重庆环保局长,重大教授陈万志说,像这种400亿立方米库容的特大型水库,一旦被污染,治理起来非常困难。清库的截止日期是2002年底到2003年初,哇!只有一年半时间。从电视片提供的信息看,现在还处于开会扯皮,制订卫生标准细则的研究阶段。等这些人研究好方案,定好标准,就到收工的时间了。即使现在干起来也是无标准可参照。我悲观的结论是,水库污染是不可避免的,后果非常严重,我们要为污染付出极大的代价。呜乎哀哉!
从三峡工程决策过程开始,曾一度有民主党派和正直的人士,包括共产党人的反对。九十年代中一场洪水将反对声最后压制下去了。以我之见,三峡水库蓄水时间要推迟,直到清除了所有环境隐患再考虑。在目前阶段,三峡工程只完成大坝浇筑而不蓄水,做为旅游点对外开放,以旅游收入养下马工程。现在丢小钱,是为了以后不丢大钱;现在丢点面子,是为了后代能为我们骄傲。
我是个从不敢对上级说No的人。看完CCTV-4的现场采访后,难以入睡。我要说No!在这件事上,我们没有摸石头过河的资本啊。那些官员所说的“保证”,“限期完成”,“对不同的目标要专门设计”,“一堆一策”,“就地夯实”(一语道破天机)“查清不同属性,分别处理”……全是胡说八道!试问,你们根本就找不到埋在地下的垃圾在什么地方,怎么处理?对渗入地下的重金属,有毒化工原料怎么清理?把毒土搬走不成?上万间厕所怎么办?你们根本就没时间,没能力,没资金去完成这样复杂的清库工作,短期内也设计不出有效的清理方法。只会空喊口号,做表面文章,欺上瞒下,糊弄老百姓。你们如果继续按2003年6月1日的时间表走下去,就只能当中华民族的罪人。
为了中国亿万人民的福祉,三峡工程应推迟!

三峡工程的地震风险
——《中国》2001年10月07日(总第43期)
王维洛

⊙卫星照片上的阴影是什么?

在卫星照片上可以看到,在距三峡大坝坝址下游500米处,有一条呈北北东向断续展布的线性影象通过坝区。如何解释这一现象,这是遥感专家的任务。有人推测,这可能是条断裂。在三峡工程论证期间,进行了地面核查,浅层物探,没有发现断层。最后,专家们解释是∶线性影象是地形、地貌、植被和水文地质条件差异等综合影响表现。这是一种模糊的说法,在任何场合下都适用,都不错。断层本身就是影响地形、地貌、植被和水文地质条件的要素之一。
然而,据中国的媒体报道,三峡工程明年大坝将完工,却在这个时候,重新开始了地质灾害的调查和重新论证。
地质灾害包括地震、滑坡、岩崩、泥石流等,这些地质调查研究论证,本该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的最基础部分,为什么要在长江截流工程完成、大坝浇铸开始的时候重复这项工作?这是因为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出现严重的错误,并且被开工以来的实践所一一证实。
因水库淹没要全城迁移的巴东县城,就是一个显例。第一次选的新城址,投资数千万,一场暴雨使新县城向下活动数米,新盖的邮电大楼开裂;第二次选址,又投资数亿元,但地址的滑坡体又进入活动期。现在是第三次选址了,依然有可能发生滑坡。
既然如此,就应该停工等待地质灾害论证的完成,现在却一边加紧施工,一边悄悄地地重新调查论证,完全违反施工常识。

⊙水库诱发地震机率很低吗?

三峡工程论证关于地质论证,有两个结论,一、认为水库诱发地震,是在特定的条件和背景下才产生的一种数量很小的事件;二、工程位于地震活动比较弱的地区,是天赐的最好坝址。
关于第一个结论,是在玩弄数据游戏。从至今还保存的叙利亚境内的最古老水库坝算起,人类已有三千三百多年筑坝历史,但建造坝高超过一百米、二百米甚至三百米的高坝,还只有五六十年的历史。1936年美国的胡佛水库地区发生地震,才引起人们的注意水库诱发地震的问题,但当时认为只是一个孤立现象。六十年代情况发生了变化:1962年中国的新丰江水库发生了6.1级地震;1963年世界上库容最大的赞比亚和津巴布卫的卡里巴水库发生了5.8级地震;同年意大利的VAIONT水库发生地震的同时也出现山体崩塌和滑坡;1966年希腊的KREMASTA水库发生了6.3级地震;1967年印度科依纳水库地区发生至今最严重的水库诱发地震,地震强度为6.5级;1972年世界上大坝最高的苏联NUREK水库(坝高三百十七米),发生4.5级地震,当时大坝尚未完工,但是地震却一个接一个的不断发生;1975年美国的OROVILLE水库发生5.8级地震,公众的忧虑迫使附近正在施工的AUBURN水库停工,重新论证,修改抗震标准;1981年世界上最著名的阿斯旺大坝后的纳赛尔水库发生了5.6级地震。
这些地震大多数发生在弱震地区或地质构造稳定的地区,地震强度均超过历史上所记录的最大地震强度,这些地震强度足以造成人员伤亡和对建筑物,以至对大坝本身的破坏。1970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成立了水库诱发地震问题研究的专家组,加强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地震学家认为,“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可实用的判断水库诱发地震风险的指标,所以,所有的‘大型水库’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认为,存在水库诱发地震的可能。”著名的地震学家洛德(曾任世界地震学会主席)在研究了水库诱发地震和大坝高度的关系后指出,两者之间存在正相关的关系。大坝越高,发生诱发地震的可能性越大。这个结论,参加三峡工程论证的专家是知道的。

⊙三峡坝址是上帝赐予的最好坝址吗?

三峡大坝坝址在三斗坪的黑云母花岗岩基岩上,有人把它吹为是个上帝赐的最好坝址。
成都地质学院邓明聪教授认为,“三斗坪工程坝基不好,人所熟知,因为从历史上的灾异记载看,三峡谷区为紧密摺皱所造成的背斜地带,山势不但高峻,而且峰峦紧接。在瞿塘峡至西陵峡的数十公里内,瞿塘为大背斜,紧临长江南岸,巍峨重叠,壁立如城,它的岩崩长期来未能停止。在它的出口处建筑大坝,如何会是好基地?”
从一个很小范围来看,三峡工程坝址是由侵入盐酸岩中的火成岩组成,岩体较完整,但从一个较大范围来看,三峡工程大坝所在的黄陵背斜,外围四周为几条大断裂所包围,西侧的几条断裂经过水库区,这些断裂,在历史上都发生过地震。
此外,三斗坪坝址的基岩体是强度高的花岗岩,这是有利的条件。但是基岩风化壳厚度较大,河床有深风化层,使得工程的开挖量加大。坝址的基岩中也还存在断裂,其中有两条较大的断层。在高水位的压力下,水很容易进入这些断裂,减小断层面的摩擦力,破坏应力平衡,引起岩层滑动。世界上公认,印度科依纳水库大坝的地基是十分理想的,水库是建造在印度板块上,是印度——澳大利亚板块的一部分,由几百年万前就已经形成。人们认为这种地质结构是最稳定的。大坝位于前寒武纪地质带上,坝基的岩石是玄武岩,十分坚硬,但是就在这里发生了至今为止记录在案的强度最大的地震。

⊙三峡库区历史上没有发生过破坏性地震吗?

如果把地震对三峡工程的影响局限于大坝附近十公里范围以内,则目前还没有找到这个地区历史上有破坏性地震的记录。但是,只要把范围扩大一些,扩大到三峡水库区,情况则完全两样。
湖北省来凤县县志中详细地记载了公元1856年的一次地震和崩塌的灾难现象。“清咸丰六年初八辰时地震,屋瓦皆动,环近数百里同时震。咸丰县与黔江交界之大路坝,山崩十余里,压埋三百余家;自悔家湾板桥溪至蛇盘溪,三十里皆化为湖。地震时,有大山陷入地下,又忽然跃出而下坠者;有平地忽然涌出小阜者;有连山推出数里外者,山上房屋人畜俱无恙者;有田已淹没而田内秧禾反在山上者。山麓故有河,为山石壅塞,水逆流,淹没廿余里,潴为池,广约六、七里,深不可测。”清光绪黔江县志也记录了这次地震和气候反常现象,“先数日,日光暗淡,地气蒸郁异常,是日弥甚。”清史稿中记载,“五月初八,莱风大坝路羯甚山崩,压毙三百余家。”咸丰六年的地震被定为6.25级。

⊙地震、崩塌、滑坡、暴雨同时,危害特别大

俗话说,祸不单行。1856年的大路坝的地震是地震、崩塌和滑坡同时发生。强地震发生前后,往往有暴雨。三峡地区是个暴雨区,长江两岸山高坡陡,岩层破碎,加上地表植被破坏严重,很容易造成崩塌和滑坡。而崩塌又会诱发地震。同样,地震也会引起滑坡和崩塌。如果这时再降暴雨,则是雪上加霜。候学煜教授指出,三峡地区地质构造复杂,库区历史上曾发生过5.1级的地震,水坝建成后,有诱发灾难型地震的可能性。库区又是岩崩,滑坡,泥石流的多发地区。堵塞航运的事故时有发生,对道路、桥涵、大坝工程,城市居民的生命和财产都有造成严重危害的可能性。
1933年8月25日四川省茂县叠溪发生7.25级地震,地震引起了山崩,崩落的土石堵塞了岷江河道,形成了三道大坝,坝高均为百米以上,坝后形成三个蓄水库。恰逢上游松潘地区连降暴雨,江水陡涨,淹没河流两岸农田、村镇和基本设施。由于这种自然坍塌的土石坝并不结实,又无安全泄洪设施,堵塞后,库内水位迅速升高,最终必然漫溢溃坝。在该年10月9日因为强烈的余震触发,岷江河道中的三道大坝溃决。溃坝时浪头高达70余米,巨浪以每小时30公里的速度冲向茂县、汶川。10日凌晨,洪峰仍以13米高水头席卷了灌县。洪水过后,世界著名的都江堰内、外江河口被冲成乱石一片,渠道工程、防洪堤坝扫荡无存。沿江民居的房屋,财产和农田被洗劫一空。这次洪灾造成八千余人死亡,共冲毁房屋6800多处。

⊙要大坝,还是要人的安全?

三峡工程论证报告,工程安全的中心是大坝的安全,只要大坝不溃就算安全,那麽,如何解释灾难?意大利VAIONT水库的灾难很能说明这个问题。
VAIONT水库大坝坝高285米,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拱型大坝。大坝于1960年完工。蓄水后山体位移,水库水位上升,山体就向下运动;随着水位上升速度的加快,山体就向下运动的速度也加快。地震活动也与水库蓄水有关。1963年夏季降雨特别多,水库的水位在八月分上升到以往未曾到达高度,山体下滑运度加快,虽然采取紧急措施放水,终于未能阻止山体滑入水库。这个滑坡的力量如此巨大,以致西欧和中欧的所有的地震站都记录了这次震动。岩石滑入水中,激起100多米高的水浪,越过大坝冲向下游,巨浪卷走了LONGARONE城的几乎所有的居民,冲毁了其他三个村庄,造成1600人死亡。但是这个世界上最高的拱型大坝依然耸立,岿然不动。
什么是考虑工程安全问题的中心?是大坝的安全,还是人的安全?作者认为,是人的安全。什么是人们最主要关心的结果,是水库大坝依旧巍然屹立,还是在VAJONT水库地震中死于非命的1600人?这才是三峡工程安全问题的中心问题。(原文共计一万两千余字,因篇幅所限,本刊有删节,特此说明。)

西南中国的悲哀
——《中国》2001年07月28日(总第14期)
·王小宁·

三峡工程是中国最大的工程,静态投资九百多亿人民币,动态投资要超过两千五百亿人民币。这一工程一旦失败,不仅仅是损失两千五百亿元,而是政府威信将完全丧失,其后果不堪设想。
一、三峡工程将造成每年汛期重庆等地区被淹的极为严重的恶果

三峡工程的最大问题不是极为巨大的投资,也不是库区泥沙的沉积,而是每年汛期,川江两岸的城镇,包括西南最大的城市——重庆及沿江大大小小的城市和乡镇将频繁地被淹没。每年川江汛期长达七、八个月,要发多次大水,一次大水几天,十几天才会退去,损失每年何止百亿。它会造成上下游之间人民的严重对立,将引发全国的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
大自然的规律是不能违背的。长江是世界上第四大江,三峡以上流域面积达一百多万平方公里,为中国国土面积的九分之一。这一地区又是降水量丰富的地区,每年夏秋季节都会发多次洪水。川江多年平均30天洪水量达898亿立方米,五到十年一遇的洪水10至15天来洪量达七、八百亿立方米,百年一遇的洪水10至15天来洪量达八、九百亿立方米。1954年洪水来洪量七月份为1171亿立方米,八月份为1386亿立方米,1870年洪水来洪量1767至1852亿立方米。在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集水面积上只有一条川江是唯一的出水口。
一千多公里川江河道狭窄,对洪水下泄极为不利。对洪水下泄更为不利是从三峡到重庆的六百多公里川江上还有多处峡口。这些峡口宽度只有200至400米,仅为正常江面宽度的几分之一,两岸高度在水面300至400米以上,坡度为70度以上,有些地方干脆就是直上直下的。峡口就象瓶颈一样,更加严重地阻碍洪水下泄。这些是四川地区洪涝灾害频繁的根本原因。大水遇峡口水流下泄受阻,就会出现壅水现象,水位急剧上涨。水位一直要涨到峡口上下有一个很大的水位差,从而使水流流速明显加快,过水截面积明显加大,来水量与下泄水量相等后才会停止上涨。每一个峡口都会使其上游水位明显壅高。从三峡到重庆一共有六百多公里长,共有包括三峡的三个峡口在内的著名峡口13个。汛期大水,13处峡口造成的壅水现象,使川江就象出现了13级台阶一样。在这里特别要注意的是,壅水是以下游的水位为基点抬高的。
未修三峡工程,一遇大水,三峡水位高程六、七十米,通过六百公里的狭长河道和13个峡口的层层壅高,到重庆水位高程达到了一百八十多米,(历史上重庆水位高程最高达到196米。1981年洪水量并不很大,只有985亿立方米,但因流量大,重庆水位升到191米。)两地水位差高达120米左右。修了三峡大坝,使三峡处水位抬高一百多米,水位高程达到145至175米,大水一来,再在水位高程145米以上的基点上层层壅高,早就把重庆等地淹没了。巨大的洪水不能迅速下泄,将会造成川江上游地区包括四川盆地的巨大的洪涝灾害。
搞三峡工程的人说:三峡大坝抬高水位后,川江仍为天然水流,其流速、流量、流态不受任何影响。并断言:当坝前水位为汛期限制水位145米,汛期上游洪水流量达二十年一遇时,重庆附近水位高程186米。此说是根本不可能的。有水位差,水才会流动,有很大的水位差,洪水才会通过六百多公里的狭窄河道,13处峡口迅速下泄。如果三峡大坝到重庆只有31米的水位差,(而未建大坝,在自然状态下水位差是120米左右)洪水是不能迅速下泄的。重庆附近水位高程186米,只能是非汛期的“静水”状态下的水位。再说一遍,汛期三峡水位145米,重庆水位高程仍只有186米,是痴人说梦。三峡建成后186米只可能是非汛期的重庆水位。由于川江是一条流量很大的大江,即使非汛期,川江的水平面也是倾斜的,六百多公里外的重庆与三峡之间仍会有一定的水位差,比如30米左右。
只有不流动的水(比如湖水)才会水平如镜,上下游之间没有明显水位差。 搞三峡的人会辩解说,三峡水位提高后,川江的过水能力大大提高,上下游不需要很大的水位差(壅水效应),洪水也会迅速下泄。此说没有任何科学道理。川江是一条很长而且狭窄的大江,有100多米的自然落差,川江上三峡到重庆之间有13个峡口,每个峡口的高度都在300至400米,坡度非常陡,三峡水位提高120米,对上述川江河道的自然形态几乎没有改变,当然也就不能消除狭窄河道和峡口的壅水效应。三峡水位以下的水可以近似地看作是不流动的水。加大洪水下泄量主要靠三峡水位(145到175米高程)以上水流速度的加快和三峡水位以上过水截面积的增大,而这些只有靠很大的水位差(壅水效应)才能形成。很大的水位差(壅水效应)既是洪水受阻不能迅速下泄的结果,又是使洪水得以迅速下泄的先决条件。形成很大的水位差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只取决于两个因素:洪水的巨大的来洪量、流量和川江几百公里狭长的河道和众多的峡口。而这些是人所不能改变的。
搞三峡的人还会说,在大洪水到来时只要把三峡大坝的闸门全部打开,使泄洪量达到最大流量,就可以不使上游水位大幅度提高。这又是没有科学根据的。上游洪水的迅速下泄与下游三峡大坝的泄洪量大小无关。关键在于三峡大坝水位。如果三峡大坝泄洪10万立方米/秒,而上游来水水量也是10万立方米/秒,三峡水位没有明显降低,洪水也不会迅速下泄,上游地区因壅水效应照样会被淹没。只有在每年汛期到来之前,三峡大坝把所有蓄水都放掉,使三峡大坝后面的水位至少降低到八十米高程以下,这样才可能在汛期,上下游因壅水效应而形成很大的水位差后,洪水迅速下泄,不淹没重庆等地。当然这样运行,花两千多亿元,十几年时间建造三峡工程不就太荒唐了吗?
建三峡前重庆水位高程是在三峡水位高程六、七十米基点上层层壅高,建三峡工程后,则只能在三峡水位高程145至175米的基点上层层壅高的。照此计算,一遇大水,重庆水位高程将达到265至295米。即使按最保守的估计,每年汛期洪水一来,三峡保持145米的低水位,重庆水位高程都会超过230米,遇五年一遇大水,水位高程就会超过240米,遇百年一遇大水,水位高程就会超过250米。这些都是非常可怕的数字,200米已进入重庆市区,市内最高处也只有250米,因此三峡工程对重庆和川江沿岸众多的城镇和农村意味著灭顶之灾,每年汛期都会长时间多次被淹没。
重庆和沿川江城镇有人口两、三千万,年产值上千亿元,淹没这些地方造成的损失就太大了。不仅川江两岸,而且由于川江高水位的顶托作用,整个四川盆地的洪水排泄都会受到影响。洪涝灾害对这一地区造成的巨大损失,是四川、重庆地区亿万人民不会答应的,全国人民也是不会答应的。自然规律是不能违背的,否则就要受到大自然的惩罚。三峡虽有极其巨大的水能资源,却是不可利用的。就像河豚鱼虽异常鲜美,但有剧毒而绝对不可食用一样。三峡工程是一个危害性极大的工程。

二、三峡工程根本不存在防洪效益

主张上三峡的人说:三峡工程使长江中游的防洪标准从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遇到千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可减少损失769亿元。我认为防涝效益被大大夸大了。如果孤立地看,投入巨资建设的三峡工程对武汉和江汉平原的防洪是有好处的,但其效益是有限的。因为三峡水库是一个细肠子水库,相对而言容量是很小的。
三峡的防洪库容只有200亿立方米,而川江一次洪水下泄量都在几百亿至一千几百亿立方米,汛期会有很多次洪水发生。要想使用这200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保住下游,重庆等上游地区就将被淹,因此在实际运行中,这200亿立方米是根本不敢使用的。所以说三峡工程根本不存在防洪效益。
武汉和江汉平原的洪涝灾害到底有多大,对此应实事求是。只有川江遇大洪水,又恰好与湘江、汉江的大洪水交会,才能造成极为严重的洪涝灾害。三江的大洪水交会,这可能是几百年才遇到一次。建国五十年,也只有1954年的大洪水对武汉和江汉平原造成较严重的危害。而当时这一地区的防洪设施极为简陋。有人计算过,武汉和江汉平原平均每年的洪涝灾害损失大约10亿元左右。而三峡工程的造价为3000亿元。为每年减少10亿元,而投资3000亿元经济上显然是不合算的。最近的消息说,中央决定投数千亿元巨资在长江上修建6100公里长的防洪大堤,如果三峡工程真有上述那么大的防洪效益,还用修这些大堤吗?没有三峡工程长江中下游的防洪问题照样可以解决。
在中上游大规模退耕还林;在中上游和主要支流上建十几座大、中型水库,防洪库容大于三峡工程防洪库容几倍,造价仅为三峡工程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建防洪大堤;对沿江湖泊进行大规模清淤,对部分耕地退耕还湖,对分洪区、蓄洪区仍应加以保留和改善,提高调蓄洪水的能力;这样百年一遇的洪水大约是可以抵御的。人类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是有限的。即使美、日那样的发达国家,防洪水利设施相当完备了,但仍有洪涝灾害的巨大损失。武汉和江汉平原如遇到千年一遇的特大洪水,是不可能不造成严重损失的。

三、三峡工程的投资过于巨大,并且根本就没有经济效益

三峡工程向全国人大报的投资额是570亿。三峡工程被人大批准后,三峡总公司马上把投资额提高到910亿元。这是对全国人民卑鄙的欺骗。历史上就是这个公司的前身,在建设葛洲坝工程时也使用过同样的手段。葛洲坝工程上马时报的投资是13亿元,结果最后用了49亿元,报的工期是3年,结果用了19年,整个工程动态投资超过100个亿。这个被吹上天的工程,每年的收益明显小于应付银行的利息,因此是个永远也收不回投资的工程。
三峡工程既没有防洪效益,也没有航运效益,只剩下发电效益了。如果要发电,建造大火电厂,同样的投资和工期,可以建成10000万千瓦,是三峡工程的五倍多。如建造大水电站(在黄河上游、长江上游和支流)可以建造5000万千瓦,是三峡工程的两倍多。我们何苦非要搞三峡呢?
主张上三峡的人说:三峡工程装机1820万千瓦,平均每年发电847亿度,年售电收入157至181亿元。第一机组发电工期11年,总工期17年。2003年首批机组发电,以后每年4台机组投入发电,2005年是资金平衡年,此时已不再需要国家投资,其售电收入已能解决工程投资。在此以前国家已投入动态资金1468亿元,至2006年,售电收入除用于三峡建设外开始还贷,至2012年(工程开工后20年)还清全部贷款本息。主张上三峡的人为全国人民描绘了一幅多么美好的图画呀!其实他们心里明白,这些根本不能实现。三峡工程负责人公开说过:三峡工程投资即使增加到1600亿元也根本打不住,到底要多少投资谁也说不清。确实如此。别的不说,光移民费用400亿根本不够用。三峡要移民一百三十万人,要淹没耕地25万亩,林地、园地16万亩,河滩地6万亩,房屋3460万平方米,工矿企业1599个,公路824公里,输电线路2012公里。这些资产何止400亿元,光房屋一项,3460万平方米重建,以1000元/平方米计(当地是山区,房屋土地开发建设费1000元/平方米,只低不高)就要346亿元。光有房屋还不行,还要有公共工程投资,还要安排几十万人就业,等等。在长达十几年的移民过程中,物价要上涨,居民生活水平要提高,外部经济竞争压力不断加大,移民所需费用会不断增加。因此光移民费用1000亿元也未必够用。这样计算,三峡工程投资至少应为1500亿元,在建成时动态投资应在3000亿至3500亿元。三峡工程每年需向银行支付的贷款利息应超过200亿元,而最高售电收入只有181亿元,利息都不够,何谈还本付息。在这里还应注意,三峡总公司在偷换概念。售电收入绝不是利润,发电是要有成本的。售电收入=发电成本+利润+税收,其中只有利润可以用于还本付息。利润明显小于售电收入。综上所述,三峡工程还有效益吗?

四、三峡工程严重破坏长江航运,周总理曾指出:长江航运第一,如果修大坝影响了航运,这个坝就不能修。

三峡最热心的鼓吹者林一山1986年说:三峡工程可以使长江航运量达到40条单轨铁路的运量(大约12亿吨/年)。吹牛皮吹破了天。而现设计的航运下水通过能力仅5000万吨/年。相差了十几倍,这还有点科学性可言吗?5000吨/年对于长江来讲是太少了。三峡以上云贵川渝有三亿人口。这一地区多山,陆路艰难,对外最经济的运输通道就是长江水系水运。5000万吨/年绝对不够,最少也应有2亿吨/年。这是百年大计,千年大计。到三峡考察的美国专家指出,三峡工程有六道船闸,船舶通过三峡时要经过船闸升高160米,相当船舶航行了1000公里,这个代价太高了。三峡航运的设计年通过能力下水5000万吨太小。美国俄亥俄河原预计年通过能力为1300万吨,而后来达到了18400万吨,错估了12倍。三峡工程一旦建成,这个5000万吨就不可改变。三峡工程成了长江航运中的瓶颈,长江航运的发展被严重阻碍。
影响长江航运最严重的还不是大坝船闸,而是长达六百多公里的川江河道泥沙淤积。黄河三门峡水电站1960年9月建成蓄水,到1962年3月其上游渭河潼关河床就抬高了45米,在渭河河口形成拉门沙,使渭河窒息不畅,回水末端向上游迅速延伸。1973年河道淤积延至临潼以上,距西安只有14公里,威胁到西安的安全。1966至1972年,三门峡水库通过两期艰苦的改造,实行蓄清排浑的水库运行方式,虽然遏止了泥沙继续淤积,但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120万千瓦发电能力减少到25万千瓦,有效库容从近60亿立方米减少到31亿立方米。值得注意的是,蓄清排浑只对大坝附近几十公里起作用,对更远的上游没有多少作用。特别是遇到河道上的峡口,就完全没有作用了。渭河上有潼关峡口,三门峡水库进行蓄清排浑,渭河照样泥沙淤积。渭河成了悬河,高出地面5米,严重危害著关中平原的安全。
长江虽然与黄河不同,流量大,相对泥沙较少。但它绝对泥沙量却非常大,这一点与黄河是完全相同的。长江三峡以上每年泥沙量的六、七亿吨之多。三峡工程蓄水后,水流变缓,大量泥沙沉积在水库库底和川江河道上。川江河道狭窄,峡口众多,对水流速度的阻力会非常大。在三峡大坝进行蓄清排浑运行,只能解决近坝的库区内的泥沙淤积,对长达六百多公里的川江河道淤积是没有什么作用的。特别是库尾重庆附近的河道,泥沙将很快淤出江面,使附近的长江航运完全阻断。长江泥沙量非常巨大,设想以机械清淤,纯属空谈。
主张上三峡工程的人说:我们的科研部门做过很多次模拟计算,搞过几公里长的模型试验,都证明三峡工程不会出现泥沙淤积。这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结论在前,不断地修改参数,以期达到目的,根本无科学性可言。你们说过多少假话,如果还有一点科学性的话,也不会使这样荒唐的工程上马。将来大量泥沙淤积的事实将为这些水利专家的诚实做一个鉴定。不要忘记,1958年大跃进时也有不少冶金专家为土法炼钢大唱赞歌,有不少农业专家为粮食亩产几万斤寻找科学根据。

五、三峡工程应立即停建、改建

三峡工程应立即停建、改建。改建的结果,它的发电能力不会很大,也没有防洪能力,主要作用是改善航运,使长江航运下水通过能力达到2亿吨/年以上。具体做法是改成在川江上建多道低坝。低坝非汛期蓄水,可以增加川江水深,有利航运。汛期闸门完全打开,不会阻碍洪水下泄。每道低坝控制河道长度短,通过放水拉沙可以使坝尾泥沙不淤积。改建工程淹没损失小,移民少,对生态平衡影响不大。它的投资大约2、3百亿元,可以使川江增加相当于两三条双轨铁路动力的能力,经济上是合算的。

结束语:

三峡工程在国际上被认为是最危险的工程,中国政府曾希望中外有人投资,但一个也没有,至今仍是一个投资者——中国政府。所有风险都只能由中国政府承担,每年近百亿元的投资对国家财政是沉重的负担。主张上三峡的人大肆宣传毛主席、周总理如何支持三峡工程。而了解情况的原电力工业领导人李锐却否认这些传说。事实是毛主席曾是三峡工程的热心支持者,但六十年代已对此没有了兴趣。周总理对三峡工程一直是怀疑的,但碍着毛主席的面子不好公然反对,但拖着就是不上马。1958年三峡上马的呼声非常高,毛主席和中央多数领导人都支持上三峡。周总理却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坚持先建丹江口水电站。文革中,武汉军区、湖北省和水电部又非要上三峡工程,周总理对此持明显的反对态度。作为折中,同意上了葛洲坝工程。后来周总理对自己的决定后悔不已,几次讲受了欺骗。三峡工程的上马完全是中国没有决策民主的结果。 ……………………………………………………………………………………………………………………………………………………
《中国》是一份以反思为主题的免费电子期刊,反思过去意味着清醒、提高和进步。《中国》关注社会热点,倾听百姓心声,体贴民生疾苦。《中国》以人道主义的关怀为苦难者祈祷和祝福,以历史的责任感为民族的振兴奉献热血和智慧。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