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个人的天荒地1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

(一)

下班路上,一个没留神,差点被车子撞到。惊魂未定的时刻,发现竟是辆警车停在我的面前。我不停的拍着胸口,以此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

车上下来一个警察,刚想发怒,让他们见识一下淑女的咆哮,发现走下来的人竟是我的大学同学。

是的,我的青春由很多个部分组成,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警校。

那年夏天,似乎是个很久远的充溢着暑气的夏日傍晚,我一个人拖着简单的行李,朝着理想的天国大学,奔去。

这就是成长在单亲家庭的好处,你永远不懂得什么是依赖,永远不习惯依赖,因为你知道,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的人都能狠心的抛弃自己,所以渐渐地,亦或是贱贱地,就学会了坚强勇敢独立,并且明白,你拥有的一切都会在一瞬之间离你远去,你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列车的轰隆之声,远不及家长的唠叨让人觉得吵闹。 “每天要按时吃饭”,“晚上睡觉要盖好被子”,“没钱了给妈打电话”……看着那些幼稚的同龄人,我冷笑,难道你还在上幼儿园吗?这些事还要父母担心。

当然,我是一个人奔赴我的理想天国的。

我喜欢一个人,一个人走,一个人停,一个人的一切一切,因为从5岁开始,我的生活就没有了依赖。

到现在,我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喜欢一个人,还是习惯一个人。

对了,你好像还不知道我是谁。

我就是这样,总是我行我素,只顾着自说自话,很少倾听别人的语言,也很少顾及别人的感受。

我叫金叶,朋友们都叫我叶子。小学的时候,班主任说我的名字很好,极像形容公主的词汇金枝玉叶。

我不搭话,只是微笑。我在想,你见过父母离异,无人问津的金枝玉叶吗?

反之,我只觉得我是一片叶子,无人问津,死后落水飘零,只是一片无人问津的浮萍。

但多年后,却有人告诉我,我是一片叶子,虽然不很美丽,但却是不能缺少的必须。

跟随列车一夜的翻山越岭,我终于到达了我的目的地,美丽而温暖的长春。

我的母校叫吉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现在已成为吉林省警察学院。

但在我的记忆中,它的名字、样子都如最初,什么都没

有改变。

出了长春站,并没有看到接新生的校车,我不喜欢等待,所以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拦下了一辆出租。师傅回头望了我两秒,脱口问:“新生?”

“神了啊,师傅你是相面的?”

“我每年这个时候都在这里靠活儿,接的都是新生,你去哪?”

“啊,难怪呢!净月潭那边,吉林公安高等专科。” 车子向我的“天国”奔去。

“你自己来的?你父母呢?”

“我又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干嘛非要父母送。” 噗……

师傅开始大笑。

“小姑娘,你很独立啊,好好努力,将来必成大器啊,不过你这话要被其他新生听到,怕是要挨揍呀,哈哈。”

我微笑,没有说话。

师傅很热情,像所有东北人一样。

一路上给我介绍长春的特色,例如净月潭有个大学城,很多大学座落在那里,我的公安专科就是其中的一所;例如桂林路有很多特色小吃、很多漂亮衣服;例如黑水路和远东的衣服最便宜;例如从农大到火车站的疯狂115…..都是他告

诉我的。

即将下车,师傅叫住了我,对我说:“姑娘,这个学校据说很辛苦,挺住啊,加油!”

我点点头,笑了一下,算是心领神会,也算是感激他的好心。

下了车,先往右手边看了一下,赫然几个大字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车水马龙,好不热闹。各路香车美女,拥挤的云集于此。

再看向左手边,威严的几个大字吉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只有两个穿警服的男生守在大门口,学校里静的就像没有人一样。

走近那两个男生,说明我是报到的新生,便让我进去了。 他们告诉我,顺着彩旗的方向走,就能到交学费的地方了。

进去之后,一座雕塑吸引了我金盾之光。我站在那里看了好久,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膜拜他信奉的神灵一样,那时的我,还不明白它的意义,只是觉得它高大、威武、帅气、神秘。

我拖着行李走啊走,忽然一个戴着白手套的男生向我走过来,敬了个礼,我一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

“师妹你好,我是大二刑侦系的,负责引导、帮助新生,

很高兴认识你。”

“啊……谢谢。”

我没想过会有人来帮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回应他的热情,尤其他那个敬礼着实让我惊慌失措,从前也没见识过呀。

“你一个人来的?父母没有来送你?”

我点点头。

“很坚强的女孩子啊。”然后他看了看我的头发,继续说,“咱们学校不允许女孩子留长发的,你头发这么长,剪了真是可惜了啊!”

“我知道来这个学校要剪头发的,我也挣扎了好久,但还是决定来了。”

他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我,说:“你真是不太一样啊,自己来报到,听说要剪短发也不惊讶,上午接的那个女孩子,一听说要剪短发,眼泪马上就下来了,呵呵。”

“其实我也舍不得,我的头发留了十几年了。可是既然选择了,就一定有该放弃的,不是吗?”

这次,换他笑着点点头。

带我交完学费之后,他带我去领了被品和军训要穿的迷彩服,然后带我到了寝室。

好简陋的八人寝。四张上下铺的床,四个柜子,八个马扎凳。再无其他。

帮我放好行李,他说:“我叫国徽,以后有事随时找我,

不用客气。”然后找了张纸,写了个电话号码递给我。

我笑着点点头,接过纸条,说:“谢谢师兄,我叫金叶。”

我没想到我竟是第一个到达这个寝室的人。

麻利的套好被罩,收拾好床铺之后,第二个人来了。 她也是自己来的,和我一样。只是身边多了一个他,她的男朋友。

见到我,先笑笑,这笑容好熟悉,我想了一下才发现,这个笑容和我自己的,那么相像。

“你好,我叫金叶。”

“你好,我叫李盈。你是自己来的?”

“嗯,你几乎也是自己来的!?”我望向她身边的他。 她被我逗的哈哈大笑,说:“我第一次听到有人把‘几乎’这个词这样用。”然后她走过来抱了抱我,说:“亲爱的,我们都是自己来的。”

我回抱了一下她,说:“嗯,亲爱的,我们都是自己来的。”

这就是女孩子之间表达友好的方式,尤其是两个不需要沟通,就知道彼此有一样背景、有相近故事的女孩子。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歌词1
单纯拥抱一个心房 三个女人午夜交谈 有人挥剑将情断 有人停止伤害对方 悲惨...什么天荒地老 不到最后不会知道 我一直站在 被你伤害的地方 你一直留在 让...
有一种爱可以地久天长,有一种情可以地老天荒
★ 有一种爱可以地久天长,有一种情可以地老天荒,有一个人会和你长长久久,...★ 十年前,你不认识我,我不属于你;十年后,你和我2个人,组成1个小家庭,再...
1、毫米的认识
安吉县天荒坪中心小学 编写者: 王悦 课题: 二次...走一走,看有多长,10 个 100 米课堂练习: 预设...人 2、在括号里填上合适的长度单 位。 (1)长江...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