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二.5.彭文斌“中西之间的西南视野-西南民族志分类”


中西之间的西南视野: 中西之间的西南视野:西南民族志分类图示1

彭文斌 摘要: 近年来海内外人类学界对中国族群的讨论, 时间上大多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国 摘要: 民族识别的系统工程为起点,既对清末和民国初年中西方的中国民族分类观缺乏相应的探 讨, 也缺乏从学术史的角度探讨中国民族分类话语的流变及其相关的政治语境。 本文以西南 族群空间为例,探讨二十世纪上半叶中西方在西南民族分类中的二种视野,即“中国化的西 南视野”与“帝国殖民化的东南亚视野”之间的抗争。本文也兼论中国人类学界在建构西南 知识体系的过程中,“西学”中国化的困境以及相关的地方能动性的问题。 关键词: 关键词:西南民族分类、中西方视野、“西学”困境、地方能动性。

一、引言

民族志图示(ethnographic mapping)对于传统帝国和现代民族国家的“空间身体政治” (spatial body politics)的建构和展示都有着很关键的作用。通过民族志图示,帝国或国家 在确认自己经济、文化、政治、族属的边缘的同时,也定位了自己的中心。如果说制图 (cartography) 让帝国或现代国家对“地”(空间)有了“本体”的感觉,那么民族志图 示(以文字或类似《皇清职贡图》、《百苗图》、《海国图志》等的编纂)则让帝国或现代 国家有了与异族、异邦、异国相别的基础性人观(“子民”、 “国民”、 “蛮夷”、 “番邦”、 “化外之民”、“我族”、“他族”等)。而民族志图示中的分类则是这一基础性人观的基 础。透过分门别类的民族志图示(文字、图画、照片等),对“民”透视的“帝国(国家) 之眼”得以实现。2

二、西南研究中传统分类之否定

在夷夏之别中,对边疆少数民族的分类性描述始终是贯穿中国古代边地汉文献的主轴, 这方面的文献虽说不上汗牛充栋,也称得上是种类浩繁。夷夏的分别多以“感性知识” (experiential knowledge)的文化习俗为主,因此在文献表述中有生业方式、服饰、发型、 “秉性”、物产、婚姻、政治制度、信仰等等。司马迁的《史记·西南夷列传》长期被奉为

本文根据笔者 2004 年 9~11 月在西南民族大学西南民族研究院的讲稿,以及 2006 年 9 月在中央民族大 学民族学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所作的讲座的部分内容修改而成。谨在此对李绍明、杨正文、王铭铭、 王明珂、王建民、宝力格(Uradyn Bulag)、徐新建、张兆和、潘蛟、翁乃群诸位教授对我在西南知识方面 的研究提出过的宝贵意见以及多年来大力支持表示诚挚的谢意。 2 有关“制图” (cartography)与“民族志” (ethnography)对华夏帝国边缘建构的讨论,见 Laura Hostetler, Qing Colonial Enterprise: Ethnography and Cartography in Early Modern China,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1.

1

1

古代西南民族志的经典文献, 自民国以降, 西南民族研究的学者在著述中, 无一不加以引述。 1 按照著名民族史学家马长寿先生的解读: 《史记·西南夷列传》区别西南民族为三类:夜郎、滇、邛都诸族为“耕田”民 族;巂、昆明为“随畜”民族;筰都、冉駹为半耕半猎民族。耕田之民有邑聚,有君 长,其俗魋结。随畜之民无常处,无君长,其俗编发。其分类以经济、政治、与习俗 为标准,简言之,以文化为标准。精辟独到之处,汉以后学者不能及也。2 马长寿认为,自司马迁以后,对西南民族的分类,或简或繁,可谓 “江河日下”。晋 代范晔的《后汉书·南蛮西南夷传》以地名分类,分七系:武陵蛮、南郡蛮、江夏蛮、板遁 蛮、南方蛮、益州蛮、西南夷。明末《滇略》,分僰与爨。清代李宗昉以《黔苗图说》分 82 种,比如,黑罗罗、白罗罗、花苗、白苗,林林总总,不胜枚举。3 值得注意的是, 在民国时期, 有志于创建中国人类学西南民族研究的学者们, 如岑家梧、 杨成志、马长寿等,在其文本叙述风格上,大多都是将汉文献有关西南民族的典籍作为其著 4 述开篇的引言, 继之以 “非科学” 的名义加以贬斥。 在马长寿先生看来, 除了司马迁的 《史 记·西南夷列传》尚值得称道外: 宋元以还,中国官吏与内地人士客居西南者踵接背望。往往以好奇心理,于奇风 异俗,多所采撷。归而撰写为笔录,咏为诗歌者,其数不下百十种。然作者之心理, 上焉者,多系撰荒经,作传奇,结果仅足资谈荟而已。其急于功利者,暴露西南之物 产殷富,与夫土著之横恶顽憨状态,以求取悦朝廷,挑唆挞伐。故其所述者,为鸟兽 草木之名,僭号称王之事,而于种族之分类,文化之分析,不顾也。5 “闭门造车”、“捕风捉影”、“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的古代西南民族文献更容 易滋生对边民的成见。杨成志先生认为这都是传统的“尊夏攘夷”观念在作祟。杨先生颇有 洞见地指出,这种华夏中心的观念,分为“言词”和“动作”两个方面: “一由于太过自尊, 故视他人尽如兽类一般”,如称西南民族为“猡猡”、“猺人”、“狼人”、“狆家”、“阿 猖”等,“视之为蛮族”。“一由于太过霸道,历史相沿,所谓‘征蛮’,‘平苗’,‘平 猺’,‘讨回’,‘平黎’……毋不以战功为烈,非使他们慑服为止”。“言词”上是“尊 己抑人的表示”,“动作上”则是“帝国主义的侵略”。6这些“从前的记述,因时过境迁, 只可拿来做一个历史上的参考,有许多方面已不适合乎现在的环境和科学的方法了”。7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 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魋结,耕田,有邑聚。其外西自同师以东,北至楪榆,名为巂、昆明,皆编发, 随畜迁徙,毋常处,毋君长,地方可数千里.自巂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徙、筰都最大;自筰以东北,君长 以什数,冉駹最大。其俗或士箸,或移徙,在蜀之西。自冉駹以东北,君长以什数,白马最大,皆氐类也。 此皆巴蜀西南外蛮夷也。” 2 马长寿:“中国西南民族分类”,载《民族学研究集刊》,1936(1),178 页。 3 同上,178-181 页。 4 实际上,鸟居龙藏曾提出的历史文献与实地考察结合的中国特色的人类学、民族学研究方法,在中国的 学界中一直都是一种实践的方式。谢世忠在对芮逸夫的西南民族考察生涯的评析中,也指出当时的中国学 人对古文献的依赖,尤其是在构建华夏中心的民族主义学术时,对“汉夷”关系的阐释,所凭借的仍然是 帝国时代对边地的叙述材料。见 Shih-chung Hsieh(谢世忠): “An Ethnographic World Formulated: On Yih-fu Ruey’s Academic Construction of Minority Histories and Cultures in South China” , Inner Asia, vol.4, no. 1, pp. 149-165。 5 马长寿:“中国西南民族分类”,载《民族学研究集刊》,1936(1),178 页。 6 杨成志: “云南民族调查报告”,见其《杨成志人类学民族学文集》,25-26 页,北京:民族出版社,2003。 7 同上,23 页。如果说将国内外界近年来对后现代、后殖民色彩的“内部东方主义”(Internal Orientalism) 批判与杨成志先生的这番话作一比较,无疑杨先生二十年代末这段西南人类学初建阶段的反思已经是比较
1

2

于是,诸多的古代的民族志文献,无论从叙事风格、资料来源,还是意识形态上,就这 样被否定了。需要摒弃的是这些“过时的”、“闭门造车”和“捕风捉影”的、带“歧视性” 的传统帝国民族志图示,代之而起的是现代的、科学的、有“假定的结论” 和实地考察精 神的西方科学法则,然后以之对西南民族进行“种族”方面的量化研究,开展分类与归纳结 合的语言学调查和实地的文化习俗记录。 但是这些带 “新学” 色彩有关西南民族的著述, 据 杨成志先生观察,在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寥寥无几,且乏善可陈,而同时代西方出版的有关著 作已达七十余部。1 在外国对中国西南边疆的诸多著述中,罗常培先生述及: 把云南民族根据一种标准作科学的分类的, 得要算英人戴维斯 (H. R. Davies) 创 始的。 他根据语言把云南的民族, 除去汉人以外, 分作猛吉蔑语系 (Mon-Khmer Family) , 掸语系(Shan Family),藏缅语系(Tibeto-Burman) 三大类。 2

三、知识权力:戴维斯对中国西南少数民族的分类 知识权力:

戴维斯少校(Major H. R. Davies),英国情报官员,1894 年到 1900 年间,受英国政府 派遣考察修建滇缅铁路的可行性,他先后四次到云南进行徒步考察,行程几千公里,考察了 云南几乎所有重要的地区,而且一直深入到四川西南藏,彝地区,沿途不仅对山川地貌进行 测量,对气候、物产、社会和风俗状况进行记录,也对所到之处的西南少数民族的情况进行 考察,并专门对云南的民族语言作了分类,将该分类以附录的形式收进他于 1909 年出版的 Yunnan:the Link between India and Yangtze(《云南:印度与扬子江的链接》)3一书中。 该书写作的时候, 正值法国兴办的滇越铁路正在修建之中, 滇越铁路的修建直接威胁到 英国在华的商业利益。戴维斯直言不讳地说道,英国筹划中的滇缅铁路,其最终目标是修成 一条从印度,经缅甸、云南、四川,与已立项的汉口-成都线相接的铁路,打通从内陆通往 上海的商道。这样,英国不仅可以从经济利益方面与法国在中国内陆省区抗衡,也可以在清 末动荡的省区格局中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当然,戴维斯在书中也注意到,在中国人高 涨的“爱国热情”之下,已经出现收归路权,由中国人自己修铁路的呼声,英国在华铁路计 划的实施不会一帆风顺。4 1894-1900 年戴维斯在中国西南旅行的这段时间,正值北方义和团起事,西南反洋教 的教案不断发生的时候。 排外情绪已经从沿海通商口岸蔓延到中国腹地, 从中国的精英阶层 扩散到民间。 戴维斯在其著述中数次提到他在考察云南过程中所经历的云南老百姓对 “洋人” 的敌视态度:一次旅行中,一位乡村老汉神情严肃地走过来,问他的翻译他们是不是来侵略 中国的。在腾越厅,由于当地居民对刚签署的开放腾越为通商口岸的协定不满,戴维斯一行 路过此地时遭到了他们的石块投掷。 当他们考察经过滇东北的宣威时, 一批当地人冲戴维斯

“后学”的了。西方研究中国西南的学者,在缺乏中国学术史背景的情况下,其机械性的范式运作很大程 度上忽略了中国学界从清末、民国、到社会主义阶段每一个转型期的范式“否定” (negation)过程与反思 精神。 1 同上,24 页。这种欠缺无疑让杨成志先生痛心疾首,发出“我不觉叹我国文化的落后,何至于此极!” 的呐喊。 2 罗常培(莘田):“从语言上论云南民族的分类”,载《边政公论》,Vol. 1,No. 7-8,1942,45 页。 3 H. R. Davies, Yunnan: the Link between India and Yangtze. Cambridge: at the University Press, 1909。 该书的的 中译本,于 2000 年由云南教育出版社出版,李安泰等译,书名为《云南:联结印度和扬子江的锁链》,可 惜的是,大概是因为翻译难度大或出版社考虑此书宜作为通俗游记的原因,戴维斯作为附录的云南民族语 言分类未被收进中译本里。 4 Ibid, pp.8, 13, 15.

3

一行大喊大叫“洋鬼子”,戴维斯怒不可遏,和同伴瓦兹-詹姆斯一起追上前去,抓住其中 一人痛打一顿,好好地“教训”了这些“不把欧洲人当人而视为番鬼的支那人”。1 对“支那人”(Chinaman)的“教训”当然不一定非得象这样染上暴力的色彩,知识 优越性的显示往往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费约翰(John Fitzgerald)这样写道,“现代欧 洲帝国的扩张中,知识的渴望所起的推动作用,并不亚于商业和影响的竞争因素”。2传统 的帝国(希腊、罗马、波斯)并没有充分认识到商业与学问的关系,故维系时间不算很长。 而新兴的大英帝国除了商业扩张的兴趣外,还需要建立一个“理性的帝国”(an empire of reason),一个对统辖的殖民地和商业拓张区域的“社会情况”有充分了解的帝国。广泛而 又准确的知识“对帝国的管理至为关键,但更重要的是,它可以给土著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 象,即英国优越的基础在于知识本身。”3而对于“土著们”来说,在与这些知识(尤其是 有关自己的知识) 进行一种不平等的对话时, 无疑就会陷入一种比附与抵触交融的矛盾境地。 比附是必要的, 强势的西方现代科学符号是推倒中国旧学问的基础, 而修正则是必须的, 兴中国人自己的西南之学, 谋求国家主权与知识主权, 才是中国学人借鉴西方话语背后最深 切的关怀。杨成志先生在西南民族研究的学者中,其早期著述语言的个性化色彩最强,也最 具鼓动性。在列举戴维斯等对中国西南的考察、肯定西方人科学的“高明”之处以后,杨先 生话锋一转, 开始强调中国学者与外来的西方学者相比所具有的获取知识的能力, 在杨看来, 知识的权威性无疑是建构在学者与学术的本土性基础之上的,本土所滋养的“文化素质” (cultural dispositions)赋予了中国学者对境内西南民族特殊的经验性知识: 然而我以为这种考察“西南民族”的工作,与其让外国人的代庖,不如让我们自 己来干一干。为什么呢?因着历史的背景,社会的习惯和语言的关系,中国人在本国 当然比外国人在中国减少许多隔膜。4 戴维斯的对西南民族的研究,尽管在现时中国有关西南民族的学术著作中已很少提及, 但在民国时期的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界中却是影响深远的。5二十世纪初戴维斯的分类框架 (“猛吉蔑语系”、“掸语系”、“藏缅语系”)出现后,不仅在民国时期中文的西南边疆 研究文献的引用率远远高出其他同期的西方学术论著, 而且在中国学界中, 相继有著名学者 6 7 8 9 10 11 12 丁文江 、凌纯声 、马长寿 、李芳桂 、陶云逵 、罗常培 、芮逸夫 、岑家梧13等以此为“正 为“正式科学”的蓝本,对西南少数民族进行分类和研究,并对戴氏的分类法加以补充和修
Ibid, pp.51, 69, 118, 164。相似的经历也发生在鸟居龙藏身上。1902 年他从湖南出发到贵州时,就听说了 在辰州发生杀死英国传教士的事情。 在湖南常德的街上, 因鸟居身着西装的缘故, 小孩子们都追着叫他 “洋 鬼子”;在黔阳县洪江司,他也听到“暴民”“杀死东洋鬼”的呐喊。在不得已之下,鸟居出行时只好换 上清朝百姓的服装,戴上假辫子,甚至还准备剃掉头发,扮成和尚。见黄才贵编著:《影印在老照片上的 文化——鸟居龙藏博士的贵州人类学研究》,122,124,125,127 页,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2000。 2 John Fitzgerald, Awakening China: Politics, Culture, and Class in the Nationalist Revolutio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p.110. 3 Ibid. 4 杨成志:“云南民族调查报告”,见其《杨成志人类学民族学文集》,27 页,北京:民族出版社,2003 [1930]。 5 如果将戴氏的分类框架和现今流行的,经中国知识分子改造,丰富后的西南民族分类方法相比,仍然可 以看出后者所具有的继承性。见罗康隆:“试析西南民族的文化谱系”,载《民族研究》,1992(4)。 6 丁文江(1935) 7 凌纯声:“民族学实地调查方法”,载《民族学研究集刊》,1936(1)。 8 马长寿:“中国西南民族分类”,载《民族学研究集刊》,1936(1)。 9 李芳桂:“Language and Dialects”,《英文中国年鉴》,北京:商务印书馆,1937。 10 陶云逵:“么些族之羊骨卜及贝巴卜”,载“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编,《人类学集刊》,1938(1)。 11 罗常培(莘田):“从语言上论云南民族的分类”,载《边政公论》,Vol. 1,No. 7-8,1942。 12 芮逸夫:“西南民族的语言问题”,载《民族学研究集刊》,1943(3)。 13 岑家梧:“由仲家来源斥泰族主义的错误”,载《边政公论》,Vol.3,No. 12,1944,18~22 页。
1

4

正。在大致框架不变的情况下,中国学者针对戴氏的分类也提出了自己的分类模式。丁文江 在《爨文丛刻》的自序中将云南民族分为:一、掸人类;二、藏缅类;三、苗瑶类,四、交 趾类。凌纯声在三十年代中期考察云南以后,分云南民族为:一、蒲人类;二、藏缅类;三、 掸人类。马长寿的《中国西南民族分类》一文,将分类范围从云南扩展到整个西南,分为: 一、苗瑶族系;二、掸台族系;三、藏缅族系,各系下分若干支。1

四、“帝国殖民化的东南亚视野” 帝国殖民化的东南亚视野”

鉴于这些分类的细节不是本文要探讨的范畴, 在这里我仅对中国学者与戴氏的框架对话 时的学术性和意识形态层面作一些思考, 归结起来, 这二个层面涉及的是族属的归类与当时 的政治语境的关系,体现的是二种视野在中国西南空间里的展开,即“帝国殖民化的东南亚 视野”与“中国化的西南视野”在西南的对话与碰撞的过程。这里首先涉及的是由戴维斯的 分类个案所引起的中国学术界的争论及其背后所隐含的东南亚殖民政治语境的问题。 从学术层面来讲,中国学者们对戴维斯分类系统中争议最大就是“苗瑶与“民家”的系 属问题。2 依据戴维斯的分法, “苗瑶” 和“民家”均被纳入“猛吉蔑 (孟-高棉)语系”: 戴氏认为苗瑶语和孟吉蔑语虽不密切相似,但就语词顺序说,名词在形容词前, 所有物在所有者前,主词在动词前,动词在宾词前,苗瑶语都和孟吉蔑语一样。3 关于“民家”的系属: 达氏分析民家语之字源,结果以汉字为最多,藏缅字次之,蒙克字居第三,掸字 最少。氏以民家四周无蒙克语民族,则其蒙克字源非由外铄,或即其本族之原始语言。 氏以此理由遂决定民家语当属蒙克语。4 中国学者中,凌纯声和陶云逵遵从戴维斯的分类把“苗瑶”和“民家”归为孟吉蔑语5; 马长寿也赞同戴氏的 “苗瑶”为孟吉蔑语的提法,但依据南诏为僰夷所建的说法,将“民家” 6 归入掸语系 ;丁文江则把“苗瑶”单列一组,民家”归为掸语类;李方桂把“苗瑶”单列 一组,而将“民家”列入藏缅语的倮(彝)语支。罗常培基本沿用李方桂的分类,将“苗瑶” 单列,鉴于“民家”的系属问题众说纷纭,他倾向于单列一组。7

相关文献的综述,见岑家梧: 《西南民族及其文化》,罗常培(莘田): 《从语言上论云南民族的分类》, 载《边政公论》,Vol. 1,No. 7-8,1942。 2 对“民家”在社会主义民族话语之下,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演变为“白族”的问题。见 David Y.H. Wu(吴 燕和), “Chinese Minority Policy and the Meaning of Minority Cultures: The Example of Bai in Yunnan, China”, Human Organization, 49 (1), 1990, pp. 1-13. 3 罗常培(莘田):“从语言上论云南民族的分类”,载《边政公论》,Vol. 1,No. 7-8,1942,46 页。 4 马长寿:“中国西南民族分类”,载《民族学研究集刊》,1936(1),184 页。这里“达氏”即戴维斯, “蒙克语”即孟吉蔑 (孟-高棉)语。 5 罗常培(莘田):“从语言上论云南民族的分类”,载《边政公论》,Vol. 1,No. 7-8,1942,46~47 页。比较李方桂、罗常培的提法,建国以后的中国西南少数民族语言分类大体继承他们当时的框架,即分: 一、汉藏语系,包括掸语组、苗瑶语组、藏缅语组;二、南亚系,包括孟吉蔑组。 6 马长寿:“中国西南民族分类”,载《民族学研究集刊》,1936(1),185~186 页。 7 罗常培(莘田):“从语言上论云南民族的分类”,载《边政公论》,Vol. 1,No. 7-8,1942,47~48 页。

1

5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的社会主义民族话语通过民族识别和少数民族语言调查, 对涉及 中国西南的少数民族语言做了“规范化”的分类。按照官方的文本,主要居住在西南的少数 民族,从语言上被分为二大类:一为汉藏语系,包括壮侗语族、藏缅语族和苗瑶语族;二为 澳亚语系,包括孟-高棉语族佤崩龙语支的佤语、德昂(崩龙)语和布朗语。1在这一框架 中,民国时期争论较大的“苗瑶”和“民家”被正式从“孟吉蔑语”中分离出来,前者成为 了汉藏语系中的“苗瑶语族”,后者则被识别成“白族”,其语言归属为汉藏语系藏缅语族 中的彝语支。民国时期所称的“掸语系”、“掸台(泰)族系”成了汉藏语系“壮侗语族” 或“百越族系”2,传统西南民族志中常见的“仲家”、“摆夷(僰夷)”则被更名为壮侗 语族壮侗语支的“布依族”和“傣族”。“罗罗”(倮倮)则更名为“彝族”,其语言属藏 缅语族彝语支。这样,在国家体制化,学术官方化语境里形成的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与族属分 类不仅成了学术界的范本, 而且也走向了社会主义的 “公共空间” 在中国民间也实现了 , “约 定俗成”的过程。 民国时期涉及“苗瑶”和“民家”系属的“孟-高棉语”在现今的中国少数民族分类中, 已经成为了正式的学术用语,跨界民族的研究也开始成为中国人类学界的学术时尚。3这当 然体现了现今中国的国力和学术自信。但在民国时期西南边疆处于“危在旦夕”的情况下, 中国学人在与“英国情报官员”戴维斯进行“学术对话”时,对其“帝国殖民化的东南亚视 野”之中的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分类,自然不得不提高警惕,开展政治化的学术斗争,对“孟 高棉”、“泰掸”这样的外来分类术语进行清理与正名。 十九世纪法国占领越南、老挝、柬埔寨,英国占领缅甸、马来半岛以后,英法二国在东 南亚殖民事业的拓展也启动了有关殖民地的民族志产业(ethnographic enterprises),同时也 将帝国的视野从中南半岛投射到地处中国西南边疆的云南省。商业的利益、政治的影响、学 术的兴趣或传教的愿望,推动英法二国的学者、情报官员、探险家和传教士(也包括欧美其 他国家的传教士)去寻求和发现能够连接英法殖民地与中国西南边疆的族群“走廊”,并试 图建立人种、语言、文化、习俗等方面的“谱系”关系。在这些“殖民知识群体”中,最有 影响的,除了戴维斯外,还有法裔学者,伦敦大学学院印支语教授拉克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4,和美国传教士多德(W.C. Dodd)等。5这些人的著述均认为泰掸语系的民族 族起源于中国,在华夏帝国扩张的过程中,因受汉人政权的欺压而迁往中南半岛定居,并且 他们还在其著述中倡导“南诏王室泰族说”。这些观点对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暹罗王室推 行的“大泰族主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引起了中国的学界近大半个世纪对南诏王室族属 的争论。6 在这种情形下, 中国人类学、 民族学者在与戴维斯源出中南半岛对云南民族的系属分类 进行对话时,对其带殖民性的“联结性知识”(associated knowledge)可能造成的中华民族 的“分裂”(split) 危险自然是倍加关注,对民族志“知识产权”的国家主权归属问题自 然也是高度重视。

马寅主编:《中国少数民族常识》,563 页,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1984。 罗康隆:“试析西南民族的文化谱系”,载《民族研究》,1992(4),25 页。 3 金春子、王建民编著:《中国的跨界民族》,北京:民族出版社,1994。 4 Terrien de Lacouperie, The Cradle of the Shan Race, New York, Scribner & Welford, 1885;“Introduction” to A.R. Colquhoun, Among the Shans, London:Field & Tuer,1885. 5 W.C. Dodd, The Tai Race: Elder Brother of the Chinese, Iowa: Torch Press, 1923. 6 岑家梧:“由仲家来源斥泰族主义的错误”,载《边政公论》,Vol.3,No. 12,1944,18~22 页;祁庆 富: “南诏王室族属考辨” 载 , 《民族研究论文集》 (第 6 集) 1988, , 298~322 页; Shengda, “The Theory He of the Nanzhao Thai Kingdom: Its Origin and Bankruptcy”, in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 Vol. XVI, No.3, 1995, pp. 74-89; Shih-chung Hsieh (谢世忠) Ethnic-Political Adaptation and Ethnic Change of the Sipsong Panna Dai: An , Ethnohistorical Analysis, Ph.D. Dissertation, 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1989.
2

1

6

五、“中国化的西南视野” 中国化的西南视野”

归结起来,民国时期中国学人对戴维斯分类法的校正可分为这几个方面:(1)语言分 类术语本土化;(2)文化习俗讨论华夏化;(3)人体测量力主中国化。 最早对戴维斯的分类框架提出置疑的是中山大学的杨成志教授。在 1930 年发表的“云 南民族调查报告” 一文中, 杨成志教授在引述了有关云南民族的汉文古籍和戴维斯的分类报 告以后,认为: 他(指戴维斯)这种分类虽比汉人所述的可靠些,但就我个人观察,还要加上一 个“?”,尽管 Davies 做了一张“云南民族分布图”,其实有许多地方和许多民族弄 错了去。那么,他的分析当然要经一番校勘和证误的。1 至于哪些地方和民族被戴维斯弄错了,杨成志教授没有明确指出,只是说“这层工作亟 待我们来完成罢”了。2 岑家梧先生在 1944 年发表的“贵州民族研究述略”一文中,则明确指出一些西方学者, 包括戴维斯的分类术语,不符合中国国情的问题: 彼辈多以印度支那半岛土著之语系为标准。所谓台掸系,孟克系之名称,不适用 于滇、黔、桂、粤各族。故应改为摆仲系,藏缅系及苗瑶系三大类。3 对戴维斯的分类,“中国学者信疑参半”4,丁文江、凌纯声和马长寿在各自的著述中, 通过不同的步骤用本土术语取代了“孟吉蔑、孟克(孟高棉)”的提法。丁文江采取的是把 “民家列入掸人类,苗猺自成一系统;又另列交趾类包括蒲人等。戴氏的蒙克语系,为丁氏 三分取消”。5凌纯声虽然认可戴氏苗瑶属于“孟吉蔑语”分类,“仍愿保留戴维斯的三分 法”6,但是他在分组中,摒弃了“孟吉蔑”的提法,用“蒲人类”来代替,该组包括蒲僰、 (包 瓦崩、和苗瑶。7马长寿虽然也认为苗瑶语属于“孟吉蔑语”,但他干脆以“苗瑶族系” 括苗、瑶、瓦崩)直接取代戴维斯的“孟吉蔑语系”,形成了他的“苗瑶族系”、“掸台族 系”、藏缅族系三分法。 “正名”的第一步,是“清源”,去掉与法属印度支那有关的“孟高棉”语汇。但仅有 这点,在岑家梧先生看来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在分类上实行全面的划界,实现以中国国界为 基础的本土分类,彻底清除西方殖民学术的中南半岛分类体系。 1939 年,暹罗更名为泰国。亲日的泰国皮蓬政府在日本唆使下,奉行“大泰族主义”, 宣称中国西南的粤、桂、黔、滇为泰掸族的祖居地,鼓吹收复历史上失去的土地。根据这种 情势,岑家梧先生提出了自己的框架,即:(1)“摆仲系”;(2)“藏缅系”及(3)“苗
杨成志:“云南民族调查报告”,载《国立中山大学语言历史学研究所周刊》(第 11 集),1930(129~ 132 合刊),3 页。 2 同上。 3 见岑家梧:“贵州民族研究述略”,《民族研究文集》,1944,128 页。 4 凌纯声:《云南民族的地理分布》,见其《中国边疆民族与环太平洋文化》,196 页,台北:联经出版事 业公司,1979。 5 同上,197 页。 6 同上。 7 “蒲人、蒲蛮”,据认为与古代的“百濮”支系民族有关,五十年代后被识别为“布朗族”。在凌纯声 的“蒲人类”语组内还包括“僰子”(民家)。
1

7

瑶系”三大类,以中国经典民族志里所记载的的“摆夷”、“仲家”合并作为系属分类的标 准,用“摆仲系”取代“泰(台)掸系”的提法。继之,在同年(1944)发表的“西南民族 及其文化”一文中,又将他的分类进一步修改为: (1) “苗瑶系”; (2) “摆黎系”和(3) “罗藏系”,以“罗藏系”取代“藏缅系”。这样,岑先生就对戴维斯的“猛吉蔑-掸-藏 缅”三分框架完成了本土化的改造。岑先生这样做的目的,显然是力图把西南民族分类话语 拉回到中国的国境线这边来,以抵御一系列的“他者”,即老牌的印度支那英法殖民主义, 二战时期入据缅甸的日本帝国主义以及东南亚新兴的大泰国民族主义的话语支配与侵犯。 与术语本土化进程并行的是, 学者们在对西南民族体质进行讨论时, 尽量往本土与中国 化的方向靠拢,对其文化习俗的陈述也偏重于与华夏主体汉文化的“亲缘”关系。在叙述模 式上,“汉夷”之关系,能以体质证之则证之,否则,则以西南民族的“汉化”历史加以陈 述。杨成志先生在“罗罗说略”1一文中,根据他在云南的考察经历,对英国剑桥大学人类 学家哈登(A.C. Haddon)的“罗罗人种外来说”提出质疑。哈登认为,从肤色来讲,罗罗 近似“南欧人”,而头型或为“黑亚细亚种”(Nesiots),或属于一种混合种。杨成志先生 则认为: 我们考察罗罗的体态、血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惯俗……终不能逃出蒙古种 (Mongolian type) 的范围, 换句话说, 可称为亚洲的, “原有的中国族系 (Original Sinitic 2 Stock)罢。 岑家梧先生在其著述中, 认为有必要全面超越戴维斯的云南民族语言分类框架。 他在提 出自己的分类模式以后,辅以各支系的文化特征的简述。在叙述风格上,结合中国古代方志 与国外文献,并采用人类学的综合表述的方式,其目的是实现他在“西南民族研究的回顾与 前瞻”一文中提出的西南民族研究的具体目标,即中华民族形成过程中各民族“体质上互相 混血”,“文化的互相传播、同化”,以及历史上与“中原汉族”建立起来的“密切关系”。 3 比如,他在谈到苗族时,就涉及了苗族的自称,《黔苗图说》和鸟居龙藏的《苗族调查报 告》中根据苗族服饰颜色所作的分类,也谈到了苗族的地理分布、 体质、 经济状况、 手工业、 社会组织、宗教信仰、节日民俗、住所、服饰等。就体质而言,他认为,“苗族的体质完全 具备蒙古人种的特征”,“和汉人极相近”,“苗族在历史上和汉人的关系最为密切。事实 上已经发生过多次的通婚”。4但在谈到与汉人体质相比较为“特殊”的“罗罗”和“藏人” 时,他的侧重点则放在与这二个民族与汉族文化和历史上的密切关系,淡化他们在“人种” 上的差异。比如,他在谈到“罗罗”时说道: 罗罗和汉人的关系,历史颇为渊远。三国时的南蛮,似即此族。唐代的乌白蛮, 据今人考定,即今之罗罗。元代置罗罗宣慰司治理之,内属已久。至今,罗罗多与汉 人杂处,还有和汉人通婚,他们的衣饰风俗,多已汉化了。5 再如,藏汉交往:

杨成志:“罗罗说略”,见其《杨成志人类学民族学文集》,北京:民族出版社,2003[1930] 杨成志: “罗罗说略”,见其《杨成志人类学民族学文集》, 153 页,北京:民族出版社,2003。 3 岑家梧:“西南民族研究的回顾与前瞻”,见其《岑家梧民族研究文集》,31~32 页,北京:民族出版 社,1992。 4 同上,137 页。 5 同上,143 页。
2

1

8

藏人与汉人体质上和文化上的混血,由来已久,唐代尤为显著。唐太宗贞观十五 年,以江夏王道宗的女儿文成公主嫁给吐蕃王弃宗弄赞。《唐书》称弄赞执婿礼甚恭。 后并遣诸豪弟子入唐留学。吐蕃的风习逐渐华化。元代以后,藏人和内地来往更多。 今日西康各地,汉人已多与藏人通婚,近来当局历行汉文教育,识汉字的更多起来。1 对其他民族的讨论,如瑶、摆夷和黎,岑家梧先生或从体质,或从历史,或从现代汉语 教学的推行等方面,力图求同,论证了与汉族的关系,同时也为汉族为华夏之“先进”与主 体提供了“历史依据”。2

六、学术分类与民族国家政治 学术分类与民族国家政治 民族国家

民国时期的西南民族研究, 是以国家主权独立和民族统一为主题。 民国时期有关西南的 人类学、民族学著述中,一个重大取向就是强调民族的边际与国家的边界重叠,西南民族研 究的学术领域与中国的疆域相吻合。在这一思考模式下,西南的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实质 上演变成了中国境内和本土的民族研究。如果以现时学界流行的“本土化”去思考当时的学 术 走向 的话, 无疑 民国时 期的 民族学 或人类 学在 西南 的“本 土化” ,是 机制 化了的 (institutionalized)“民族国家学术”的心路里程。 当然也应该看到, 这样的学术意识有一个渐进发展的过程, 抗战前与抗战爆发后有一定 的区别。 在对待跨界民族的问题上, 在与西方知识交流的层面上, 中国的学者因时势的变迁, 在研究取向上有所差别。在抗战爆发前的十来年时间里,学者们偏重于“新学”的引进、西 南知识的拓展,和以西南为田野基础的人类学、民族学科的建立,因而在对西学的态度上, 因袭性要大一些;同时,因中西之间跨语际、跨区域的对话与交流的架构,中国学者在应对 跨界民族问题上视野也要相对宽泛一些。 例如, 在被视为中国人类学田野调查起点之一的杨 3 成志教授的云南民族调查 中,其西南民族志的概念一直延伸到民族成分上和中国西南少数 民族有联系、 且在历史上与华夏帝国有朝贡关系的安南和缅甸。 在丁文江先生对戴维斯的分 类进行修正时,也列出了包括安南和云南蒲人的“交趾类”语组。4二位学者对这些跨界民 族的思考,既受到了西方的“中南半岛族群观”的影响,同时也在认知层面上带有传统汉文 化“天下图示”中“大西南夷”的烙印。这种对跨界民族的思考方式,当然也非杨、丁二人 首创,梁启超先生早在 1922 年撰写的“中国历史上民族之研究”一文中,就根据西方的研 究资料,分中国西南的“苗蛮族”为苗、摆夷、倮倮三大系,并说: 惟现在尚有安南、暹罗、缅甸三国,代表彼族之三派,而皆在南服,或者彼族竟 来自马来群岛,亦为可知。5 另一方面,在与西学的对话过程中, “引西学以兴中学”在抗战前西南知识建构中是比 较明显的。在中国西南民族分类体系的建构过程中,前面提到的那些学者们,如凌纯声,罗

1 2

同上,145 页。 同上,139,147,149 页。 3 杨成志: “云南民族调查报告” 见其 , 《杨成志人类学民族学文集》 25-26 页, , 北京: 民族出版社, 2003[1930]。 4 丁文江,1935 5 梁启超: “中国历史上民族之研究, 《梁启超全集》 12 卷) 4441 页, 见其 (第 , 北京: 北京出版社, 1999[1922]; 也见马长寿:“中国西南民族分类”,载《民族学研究集刊》,1936(1),181 页。

9

常培等或因田野调查的经历和知识背景的不同对戴氏的框架的继承有多有少1,比如,马长 寿先生的“中国西南民族分类”一文,其资料主要来源为西方文献、中国西南的方志、以及 梁启超和丁文江以前的著述。由于缺乏田野的实证资料2,马长寿先生的这篇文章对文献的 依赖程度明显高于其他学者, 尤其是语言和体质测量这部分的讨论, 几乎全赖西方的研究成 果。比如在论述“倮倮”的体质部分,他首先引用斯提文森从体型、肤色、头发、鼻形、眼 睑等的分析,继之以哈顿、丁文江与巴斯顿的看法。这些学者们的观点,据马长寿看来,都 倾向于“倮倮”体质中“含有西方亚里安族血素,而无蒙古族特质”。马先生写道: 然达维斯则谓“四川倮倮身高而肤色淡白,躯干直挺,表明其为蒙古种与直立人 种(即亚里安族)之混合种族”。吾意达氏之说,较为公允。否则倮倮之黑发黄面, 恐将无以解说。此显然蒙古人种之特质也。3 在讨论泰掸语系的民族时, 马长寿先生也是先借鉴哈登的体质方面的观点, 认为该语系 的民族为“类蒙古族”(Mongoloid),继之,以他的“民家”为泰掸民族的观点为基础, 认为中国的泰掸语系民族有与汉族混血的成分, 并以但尼克的观点以证之。 在叙述泰掸语系 民族的祖居地及历史发展时, 马长寿先生引用了著名印支语学者拉克伯里的观点, 即泰掸语 系民族的祖先源于中国,但就其地望问题,马则不同意拉克伯里的说法。拉克伯里认为泰掸 族的祖先哀牢夷源出中国陕南和川北之九隆山。马长寿先生则据《南诏野史》和《滇略》所 载,认为“南诏之祖族哀牢夷发源于云南永昌之九隆山”。公元七世纪时,属于泰掸系的僰 夷建南诏国,在与汉族的交往过程中,人种与文化“同化”的过程加快。为论证泰掸语系民 族与汉族的混血,马长寿引用梁启超先生著述中“广东之中华民族为诸夏与摆夷混血而成” 的观点,又引述英国史考特的看法,史氏认为,从体质上讲,泰掸语系的民族,如以暹罗为 例,其“面形、眼形,与肤色各点,与中国人犹不失为同一血族之关系”。4 旁征博引,夹叙夹议,为马长寿先生《中国西南民族分类》一文比较突出的特点,这当 然也体现了马长寿先生作为民族史专家在中西文献方面深厚的功底。 对体质和语言研究文献 的大量借用固然表现出他在一定程度上对西方学科范式的认同, 大量的比附也使马的文本结 构出现相应的跨界阐释特征,但是,从文本细读中可以看出,马长寿先生在借用西方知识进 行跨界民族分析时, 又有相应的差别。 尤其是在中国西南少数民族与境外中南半岛的族群的 “源”与“流”的问题上,华夏主体意识始终贯穿了他的话语过程。这一点是他后来的批评 者们在高度政治化的学术环境之下,未曾加以肯定的。 抗战爆发以后,在国家与民族遭受空前危机的情况下,流寓西南边陲的中国学人们,自 觉地将学术与政治联系起来,彰显学术思想与国家、民族利益的一致,促进中国西部边疆的 稳定和民族整合。在这种特殊的政治语境里,“宣传性学术”(propaganda scholarship)就 成为了抗战时期西南知识话语的一种特殊风格。在国家至上、民族至上的口号下,学术边界 逐步走向与国家-民族边界的趋同。 抗战前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的中西知识结合的跨界视野 和学术的多元性开始淡化,代之而起的是西南民族研究中学人的“自律” (self-discipline), 既对西方的东南亚殖民学术体系保持警惕,同时又对抗战前中国学者的西南民族分类中的 “跨界”取向进行检视与批评。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与岑家梧先生从民族学的角度,倡导西南民族分类“中国化”不同的是,语言学家 们,如李芳桂、罗常培等因知识背景不同,在分类时跨界特征明显,对外来术语的保留也较多,抗战前后 其分类框架的“国际性”也变动不太大。见李芳桂:“Language and Dialects”,《英文中国年鉴》,北京: 商务印书馆,1937。 2 马长寿:“中国西南民族分类”,见《民族学研究集刊》,1936(1),136 页。 3 同上,193 页。 4 同上,188-189 页。

1

10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马长寿和林惠祥先生因袭拉克伯里的学说 (即南诏为操掸泰语的哀牢 1 2 夷后裔所建) ,在学术界受到了长期的批评。 凌纯声先生在 1938 年撰写的“唐代云南的 乌蛮和白蛮考”一文中认为,建南诏者为“乌蛮”3,应是“藏缅系中倮饠群或其别支,而 不是泰掸族”4,从学术上力图切断暹罗“大泰族主义”的“历史记忆”源头。5 1944 年,岑家梧先生在《边政公论》上发表“由仲家来源驳斥泰族主义的错误”一文, 对马长寿先生在西南民族分类中将仲家(布依族)归为“掸台族系”提出直接的批评,认为 马长寿先生没有作过实地调查,将仲家和水家、青苗混为一谈。岑家梧先生根据贵州荔波县 仲家几个姓氏(蒙姓、莫姓、覃姓)家谱的考察和这几家迁徙故事的访谈,认为“仲家原为 中原汉人,后来因为犯罪流徙或奉调戍边,日久便与土著通婚而土著化了”,“目下仲家语 系虽与泰语相通……其与汉语的关系则极密切……仲家与汉人在血统上的关系, 已有极悠久 的历史”。6在暹罗“泰族主义”大行其道的时候,马长寿先生的分类无疑是不合时宜的, 即便是纯学术的分类,也容易授敌人以分裂的口实。7 当然, 并不是所有的学者都认同岑家梧先生的这一观点。 泰国史专家陈碧笙先生则认为, 中华民族与泰掸语系的民族在历史和血缘上的关系是不可否认的, 并引考古学家李济的观 点,认为“现代汉族中实含有甚多的泰族血统”。暹罗民族原发祥于中国贵州云南一带,后 来逐渐南迁至印度支那半岛。 历史上暹罗对中华帝国有长期的朝贡关系, 和中原王朝的关系 极为密切。迄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暹罗全国人口一千四百万中,华侨“实占三百万,所 余的大部分亦强半含有中华民族的血统”8,按照中华民族的发展规律,每一次北方强邻的 入侵,都会引起中华民族的大规模南迁。陈碧笙先生据此推想,抗战的爆发很可能会再一次 演绎中国历史发展的大趋势, 掀起中华民族的 “南进” 运动, 从滇西南一直推进到印支半岛。 在这幅宏大的“南进”的画卷里,暹罗北部,这一大片待开垦的处女地,届时将由勤劳的中 国人来开发。“等到中华人口的南下和华侨力量的北进互相联紧起来的时候”,“许多中华 血统文化的分支――尤其是暹罗, 将不可避免的接受中华民族南进的影响而重新回到祖国的 怀抱”。 陈碧笙先生抗战时期所写的《滇边散忆》,无疑带有“宣传性学术”的特点,与上述岑 家梧先生的文章一样,都具有鲜明的政治色彩和鼓动性。不过,岑家梧先生的文章所针对的 话语对象是学术界,包含的是学术的“内省”与“自闭”,主张从知识结构上“御敌于国门 之外”,消除西方的殖民话语遗产对中国学术的侵蚀和对西南边疆安全的威胁。而作为通俗 读物,陈碧笙先生的《滇边散忆》,针对的是抗战时期的一般民众,试图以华夏帝国时代辉 煌的“南进”扩张记忆来鼓舞民众的斗志,增加他们对中华民族“历史发展必然规律”的认 识。不过,在国土大片沦丧,人民颠沛流离,西南边疆局势十分严峻的情况下,很难判定普 罗大众对这种“新中华帝国”的构想究竟抱有多大的热忱。在同期的学术出版品中,也不太 容易体会得到这种恢弘的构想在中国学人中所引起的共鸣。 不过这种在抗战时激扬文字、 而
同上;林惠祥:《中国民族史》,北京:商务印书馆,1936。 He Shengda, “The Theory of the Nanzhao Thai Kingdom: Its Origin and Bankruptcy”, in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 Vol. XVI, No.3, 1995, p.77. 3 凌纯声:“唐代云南的乌蛮和白蛮考”,载“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编印:《人类学集刊》(第 1 卷 第 1 期),1938。 4 见凌纯声:“中泰民族之关系”,见其《中国边疆民族与环太平洋文化》,49 页,台北:联经出版事业 公司,1979。 5 马长寿:《南诏国的部族组成和奴隶制度》,71-72 页,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61。五十年代以后, 马长寿先生根据文献和调查材料,重新修改了他过去认为南诏为僰夷(泰傣)所建的提法,认为“唐代的 白蛮语就是今日的白族语,唐代的东爨乌蛮语就是今日的彝族语”,同意南诏王室为彝族说的观点。 6 岑家梧:“由仲家来源驳斥泰族主义的错误”,载《边政公论》,Vol.3, No. 12,1944,20~21 页。 7 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同年发表的“西南民族及其文化”一文中,岑家梧先生在他的分类中将“摆仲 系”又修改成“摆黎系”的原因。 8 陈碧笙:《滇边散忆》,13,31,101,112 页,北京:商务印书馆,1941。
2 1

11

对历史条件论证不足的推想也并非没有一点现实的可能。 冷战时期西方从东南亚对中国展开 的长达三十来年的围堵,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东南亚国家排华浪潮此起彼伏,当地国家政 府对中国大陆输出 “民族性” 共产主义的极度恐惧, 也许可以说明陈碧笙先生当时的 “南进” 推想并非完全是空穴来风。

七、结语 西方知识在中国西南的拓展,无疑启动了白露(Tani Barlow) 所称的“符号的本土化” (localization of the sign)过程。白露在“zhishifenzhi (Chinese Intellectual) and Power”(“中国知 识分子与权力”)一文中,强调在本土语境的约束下,中国知识分子对西方话语体系的地方 性和能动性。她提出了“符号的运用”(appropriation of a sign)这一观念,“运用” (appropriation),即“地方化”(localization) 的过程。1西方有关中国西南民族分类的知 识在中国的“地方化”的过程,实际上具有高度国家化、民族化、意识形态化的色彩。中国 学者所要创制的西南民族分类图示成为了国家与民族疆域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 国立台湾大学人类学系谢世忠教授曾以“学术型民族主义” (academic nationalism) 来 概括民国三、四十年代的西南边疆的中国人类学、民族学实践。2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学 术型民族主义”具有相应的历史性(historicity)。如前所述,抗战前后中国学人对西方的 中国西南民族分类体系的态度有着较为明显的差别, 曾有过的因袭性和跨境视野随着抗战的 爆发而减弱, 代之而起的是具有战时宣传色彩的学术思潮, 所强调的是民族的边际与国家的 边界重叠, 西南民族研究的学术领域与中国的疆域相吻合。 在认识民国时期西南学术民族主 义的历史性的同时, 我们也要看到其双面的特点。 这种双面性体现在中国学人在对待西学和 中国传统的民族志的态度上:一方面西方对中国西南的知识的“科学性”得到肯定,但其帝 国殖民视野与中国的主权观念相抵触,所以在中国学术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中被加以否定; 另一方面中国学人对帝国时代民族志的“非科学”、强调夷夏分野的西南民族分类法加以否 定,但在实际的考证中,却又大量引用传统经典来论证华夏一统的“天下观”及其衍生的中 国现代国家民族观念。在中西的西南视野之间,在肯定与否定的叙述逻辑之中,比附 (mimesis)与抵触(resistance) 共存,既折射出特定的政治与学术场景中,西南知识体系 国际化与本土化之间的结构性困境, 同时也反映出知识地方化的过程中中国学人的国家主体 意识及其相关的创意与能动性。

(彭文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所聘任副研究员,中央民族大学民族 彭文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所聘任副研究员, 学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学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Tani Barlow, “zhishifenzhi (Chinese Intellectual) and Power”, in Dialectical Anthropology, 16:209-232, 1991, pp. 211-12. 2 见 Shih-chung Hsieh 谢世忠)“An Ethnographic World Formulated: On Yih-fu Ruey’s Academic Construction ( : of Minority Histories and Cultures in South China”, Inner Asia, vol.4, no. 1, p. 150。

1

12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