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人心冷暖又何妨作文


“据国家地震台网测定,北京时间5月12日14时28分,在四川汶川县(北纬31度,东经103.4度)发生8级地震。中央电视台最新消息称,重庆、湖南、湖北、山西、陕西、河北、北京等地都有震感。” 播音员沉重的语调中,新的一天开始了, 冷暖人心都不由被牵动。

听着广播中的新闻,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今年年初的那一场雪灾。同样,牵动无数国人的心旋。

长长的人流,一张张写满了疲惫与饥饿的面庞。等待的人群,多少有些焦虑不安,或是彼此唾沫四溅地诉苦,或是捏着手机嚷嚷。蹭得灰黑的帆布包裹凌乱地堆放着。天空,是没有边际的阴沉,小雨持久地低落,带着几分四散溅开的轻佻,地上,是苍茫的盐粒般干裂的冰渣,铺开大地干涩的愁容。“上海站”三个大字没有霓虹灯的陪衬,褪色了不少,零星的路灯支撑着虚弱的夜。宛如卸妆后美人的瑰丽,夜,一瞬,一声。只有苦恼的旅者依旧喧嚣。

上海,也下雪了。雪,淅淅沥沥地撒了一个多月,再也没有初次踏上“咯吱”崩裂的声响,用力跺跺脚,浅浅的痕迹轻到看不见。它已被折磨得磨去边角了吗?我不甘心地又踢了几下,雪粒如同沙铄般漫天迸射刺得皮肤生疼。抓住一把松散的雪渣,使劲试图将它捏得踏实一点。徒劳,松开手,颗颗莹白的粉末“吧哒”掉落,弹了几下,不见了。

“灾情状况:据民政部统计,截至13日7时,四川汶川县地震已造成四川、甘肃、陕西、重庆、云南、山西、贵州、湖北8省市共9219人死亡,倒塌房屋50余万间。灾区断电断水,严重缺少饮水、食品和帐篷,群众大多露宿室外。”播音员甜美的嗓音诠释着灾民的处境。

盲流的民工们挎着沾满污渍的背包,拽着塞满物品的乳胶漆桶在站门外攒动。粗实的草绳横卧在进站口外,披着大衣的武警搓着冻僵的手,冷漠地观望着越积越多滞留在车站广场的人群。没有人越雷池一步。“请问你这是去?”我拉住人群外围一位茫然的跟随者。“黄山。”他回答,又紧跟一句:“安徽黄山。”“那,你这是去?”“不知道,别人好像说那里有入口进去,跟前面看看。”

“请广场上到合肥,阜阳,淮北,安庆方向的旅客朋友注意,您所搭乘列车已全部晚点,为了您和您的财产安全,请听到广播后速到广场地下车库等候列车,将有举牌工作人员指引你们。”车站广播一遍遍重复播音员嘶哑的声音,之后是不耐烦的通牒:“所有开往安徽方向的列车全部晚点,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到地下车库等候。”片刻冗长的寂静与沉默。

“那位同志, 我的车子到了,放我进去吧。”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嘟哝着“让一让”东倒西歪地陪着笑脸奔向雷区。

”票。”简洁到没有一丝多余。

伸手,出手,缩手,摇头。“还没到。”

“那,什么时候啊?”焦急。

“不晓得,侬问我干什么?”武警烦躁地摆摆手“侬又不是动车组,现在一部车子都没,动车组的人挤在里面,进去还是站。”灰黑的夜色包裹不住他眼中的麻木。

“唉,我晚上九点的车,都十一点半了。”螃蟹没吃成的那位仁兄转身向我们诉苦。

“嗟,我八点。”某君附和。

“我还七点二十哩。”更为不满的声音。

螃蟹兄那表情,深受打击,我不禁替他捏了把汗,这孩子,别太脆弱。不过,短暂的交谈,片刻的牢骚,像不经意的灰尘被掸去,消散在浓密的透不过一丝光亮的夜空。箱车车轮“咕噜”的声响,匆忙的脚步声,拥挤的形形色色的人。

“ 政府反应:四川汶川发生地震后,胡锦涛总书记立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尽快抢救伤员,保证灾区人民生命安全。温家宝总理赶赴灾区指导救灾工作。5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抵达地震灾区四川省都江堰市,指挥抗震救灾工作。中国地震局、国家减灾委、民政部、解放军总参谋部、四川省委省政府、成都军区等紧急行动,支援灾区抗震救灾,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广播中,播音员热情地讴歌。

浅浅一笑,不禁自嘲,汶川的同胞们幸运多了,不像没有人情味的上海,民工与返乡学生,处在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这儿只有小报记者窜到地下车库抓拍拼命吹口哨摇小旗的武警,却遗忘广场上挨饿受冻的人们。

“救灾状况:地震发生几小时后,中国地震局由地震专家、救援队组成的工作组已赶赴汶川,一支180人的救援队已经集结;四川省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成都军区空军直升机已赶赴汶川灾区;云南、西藏等周边省份已派出地震专家赴四川支援。全军和武警部队坚决贯彻胡主席重要指示,迅速出动,全力以赴投入抗震救灾,帮助受灾群众排忧解难。”汶川的同胞们一定会得到良好的安置。

没有《子夜》中上海的雍容与繁华丧失都市应有的庇护,没有《在水一方》那难以驯服苦楚的斗争,一切的喧嚣瞬间抹为无痕。我们都被遗忘了吧?因为很渺小,微不足道吗?所以在车站外寻求希冀,乞求早些载回故土休憩吗?

依稀是凌晨寂寥的夜,寒飒飒的风割过面庞。一片辽远的空间,天与地的距离凸显得如此遥不可及。百米开外的的士焦躁地鸣笛。地上融化的雪水早已凝成沉重的冰霜,一团无法化开的晶亮。映射着清冷的月光与路灯的愁容。

交织得如此紧密,很暗,却仍有光亮的瞬间,即使暗淡。

汶川的同胞们,比起你们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处境,我的遭遇也许算不了什么,但我想说,加油汶川,加油,中国,多少大风大浪我们都挺过,明天的汶川定会更为美好。

踩上积雪,并非细软的雪轻柔陷下“咯吱”的娇嗔,而是不屈的坚冰骨骼寸寸碎裂辽远空旷的叹息。

挺起脊梁,汶川的同胞,无所谓人心冷暖,只要我们不舍弃最后的信念,一定可以平安度过艰难的时光,加油。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