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资料 >>

何裕民:请守住科学的底线(三)


请守住科学的底线(三)
★ 中医“伪科学”与“证伪”问题 何祚庥先生把中医理论贬作为“伪科学”, 甚至认为连“伪科学”都不是。他认为关于伪科学,波普尔曾有一个定义:凡是不可证伪的 “理论”,即是“伪科学”。且慢,我们知道“证伪说”是科学哲学家波普尔的立论纲领, 就科学哲学而言, 上世纪受人敬仰的大师不少, 从逻辑经验主义的亨贝尔, 历史主义的库恩, 到新历史主义的拉卡托斯、夏皮尔,以及“怪杰”费伊尔阿本德等等,都有建树。波普尔的 “证伪说”只是诸多颇受重视的学说中较为重要的一种。它并未给出“科学”的世界公认标 准。即便如此,波普尔的本意也“只是一个理论或假设,一旦被证伪,它就必须被排除”。 换句话说,(能否证伪)重结果,而非前提。若按何祚庥的理解,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心 理学有多少理论能证伪?精神医学多少理论能证伪? “进化论”有多少环节能“证伪”? “星云假设”能“证伪”吗?宇宙“大爆炸”理论能“证伪”吗?地球板块“漂移学说”能 “证伪”吗?显然,答案是否定的。何祚庥先生一方面以“证伪”为利器,痛斥阴阳学说; 另一方面又高抬同为传统思想的“元气论”,(见下文分析)试问:“元气论”又有多少能 “证伪”呢? 其实,对波普尔,笔者还是很推崇的。他曾指出:“较好理论的一个首要条件,就是可 检验性程度较高”。“一个科学理论的可检验性或可证伪性的程度越高,它的经验内容就 越多,同时,它的概率就越低。而概率越低的理论,内容也就越丰富。”同时这位波普尔, 还耐人寻味却又充满智慧地说:“真理不是科学的唯一目的。我们要寻找有趣的真理—— 重要的真理。而在自然科学里,这就是寻找哪些有较高程度的说明力的真理。但这就意味 着它是逻辑上的不可信的,概率很低的。”⑺⑻尊重原作者的话,这些话中我们并不能得 出中医理论连“伪科学都不是”的武断结论。相反,可作完全相反的另一层思考。 ★阴阳五行与元气论:截然不同的待遇 何祚庥先生对阴阳五行及元气论持截 然不同的态度。在我们看来:阴阳五行与元气论同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它们都欠完 备,有许多缺憾或不足,但都是有价值的传统思想。元气论更多地回答了自然界是由什么组 成,怎样组成的之类“自然观”(本体论)问题。阴阳及五行学说则更多地是种说理及分析 方法,即方法论。阴阳学说偏重于一分为二,合二为一地思考问题(顺便指出:这些词,都 是源于阴阳学说的,“阴阳者,一分为二也”是明朝医家张景岳语)。五行学说更多地涉及 五分法,涉及朴素的系统论思想。尽管东汉以后,阴阳五行学说有被拔高及泛化倾向,但那 只是末流与枝节问题,⒀就象马克思也曾被泛化一样。 科技史权威李约瑟等(Needham. J)曾追寻过“欧洲的辨证唯物主义来源于何处”, 他们从马克思上溯到黑格尔,“循着黑格尔的踪迹,我们(指李约瑟等)可以追溯到莱布 尼茨,可是然后却难以在欧洲找到辩证唯物主义的源头了。不过我们知道,莱布尼茨曾对 中国的哲学抱有极其浓厚的兴趣。”而他们认为“新儒学(程朱理学)对世界的看法同辩 证唯物主义是一致的”,欧洲辨证唯物主义的源头在中国,在中国的阴阳学说和理气之说。 他们并以此来解释马克思主义哲学为何如此容易在中国流传,为什么那么多的中国知识分 子会轻易地靠拢马克思主义 “这似乎就是他们自己的基本思想重返故里,不过是穿了件新 的外套而已”。 ⑼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的毛泽东主席借助辩证法写下了《矛盾论》,书间充 满了传统阴阳学说的烙印。60 年代初党内思想界(毛泽东与党校校长杨献珍之间)就“一 分为二”,还是“合二为一”,展开了激烈的思想交锋,在我们看来只不过是宋明阴阳学说 的现代演绎而已。若沉下去,作些深入的研讨,对阴阳、五行学说的方法论意义是容易理解 的(限于篇幅,不作展开,可参见拙作《中医学导论》与《中医学方法论》)。 我们非常欣赏何祚庥先生关于元气论历史与现实意义的评价。 他公允地认为: 元气论 “是 一种天才的猜测,闪耀着思想的光辉!如果说古希腊的原子论曾经预示着道尔顿原子学说

的出现的话,那么元气学说就是现代量子场论的滥觞。特别是元气学说中的物质和运动既 不能创造又不能消灭的观点,气和形的相互转化观念,和阴阳二气的絪藴、隐现、屈伸、 消长、激荡、阖辟等等辩证观念就又比古希腊原子论在观点上高出许多了。”⑽在另一篇 论著中,他提到曾拜访过李约瑟教授,向他请教了中西学术交流史上的重大事件:即莱布尼 茨与笛卡尔在创立“以太”说和近代物理学“场”论时,是否受到过中国哲学思想的影响。 得出的结论是:这种影响是存在的。并认为中国的元气学说,如同古希腊的原子论一样, 曾经对近代科学作出贡献,至少是通过莱布尼茨真的对物理学发生重要的影响。且强调说: “元气论已在近代的自然科学中产生重要的影响,并将在未来的自然科学里继续发生影响” (作者在原文中特别强调了“真的”以及“已在”两字)。他还指出:“中国哲学,尤其是 元气论,在世界哲学史里,无疑比古希腊哲学占有更重要的地位”。⑾ 我们知道,讲中国哲学史,阴阳、五行、元气、道、理都是核心内容,阴阳五行与元气 可以说是传统中国哲学史思想之“硬币”的两面,相辅相成。何祚庥先生自已也在上文中提 到了“阴阳二气”。而“阴阳二气的絪藴、隐现、屈伸、消长、激荡、阖辟等”则完全就是 阴阳学说的内容。我们在 80 年代的中医本科大学教材中讨论中医理论体系的结构特点时, 明确指出: “元气论是中医理论体系的基石” , “阴阳五行学说是构筑中医理论体系的方法” , “藏象经络学说是中医理论体系的核心”。 但不知何故,何祚庥先生一方面力捧“元气论”, 另一方面却硬贬“阴阳五行学说” “我反对的就是中医阴阳五行这套理论,我把它称为伪科 学”。同为传统文化的两面,何以有此泾渭呢? 恕笔者直言,我们在 80 年代即对当时社会对“阴阳学说”评判的两极化倾向做过分析, 认为这源于对“阴阳学说”等的性质认识之模糊。“阴阳学说”实质上就是“两分法”,就 是一分为二,就是一种方法论。《灵枢》中已经说得很清楚:“明于阴阳,如惑之解,如醉 之醒”。《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也有:“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之告诫。明代大 医张景岳也精辟地指出:“?设能明彻阴阳,则医理虽言,思过半矣”。 方法是种认知工具,本身是中性的。人们既可借它以分析自然之理,如医学,如何祚庥 先生所提及的“阴阳二气”;也可用于分析阴宅阳宅,风水阴阳。就象气在传统文化中也常 被用作解释“灵魂”存在一样(魂者,阳气也)。那我们究竟应该怎样看待传统呢?很显然, 取其精华,去其糟糠,无疑是科学的态度,何祚庥先生对于元气论的阐述就是例证。只不过 他对于阴阳学说的态度又当另论。 四、医学与科学关系分析 这场中西医学论争,更深层的原因恐在于对医学性质 及医学与科学(物理科学)关系认识的局限。对此作一剖析,也许有助于许多无谓争议的平 息。 首先,笔者认为:科学与“科学的”是两回事。前者为专有名词,经典的主要指物理学 及从物理学演绎、发展而成的一系列相关的知识体系。“科学的”只是“形容词”,相对于 “迷信”、无稽而言,讲的是有道理、有根据、理性的,可以被接受的。 ★ 想当然的逻辑 许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医学就是门科学,就是物理、化学知 识在医学的运用,就是用还原方法去解析生命及疾病的本质。物理科学的定律是唯一的,医 学也不例外。西方医学已成功地发展成世界唯一的主流医学,她的概念体系严谨性,还原方 法的可证伪性均是不可置疑的。 因此, 中医学没有存在的价值, 中医学要么被主流医学吞并、 同化,要么消亡,舍此并无歧途。我相信,这就是张功耀与方舟子等先生的逻辑推演思路。 其实,这也是早年笔者坚信不疑,且多次放弃中医的思想根源。然而,随着学识之长进,笔 者却逐渐放弃了这一坚信的信念。 ★临床医学:诊疗尚够不上科学 须指出:医学不完全是科学,或者说她的主 体并非通常意义上的科学。此话并非本人所言,而是杰出的科学哲学家、历史主义学派代表 库恩所言。库恩在其名声如日中天的 60 年代中期对美国医学会的讲演所言。这是科学哲学

界的著名论断。科恩的依据为:医学的主体为临床诊疗,生物学等作为基础学科,只是医学 所傍依的,借用的,并非医学所独有。临床诊疗是门经验,完全够不上“科学”的标准。尽 管医学家们听了以后,非常不悦,但谁也没法否定。不是吗?临床医疗主要依赖经验,不仅 中医人们要找老大夫; 西医内科人们同样要找 50 岁以上的主任医师, 为什么?经验丰富呗! 真正的“科学”,最富创造性的年龄段是 30 岁上下,50 岁是告别前沿的年龄了。作为佐证, 当今大兴特兴的“循证医学”,明显地具有反科学实证主义的倾向。循证医学现已成为临 床诊疗研究的新原则。它强调“回归临床”;主张以患者为中心,而不是以生物学的疾病为 中心;以可信的临床证据为依据,而不是盲从实验室的指标或实验结果;力求对临床多种信 息作出采集,分析、评估;强调整体综合考虑;强调医患良性交往互动?,一句话,对过去 的科学实证主义采取了某种形式的反叛,更注重临床证据与经验。 ★ 基础医学:“生物科学需与物理科学保持持续的隔离” 即便是作为临床 医学重要傍依的生物科学,人们近来也发出了明确的不同声音。 对于生物学与物理科学的关系的认识, 目前有两大对立派别:“分支论” 与 “自主论” 。 分支论认为:生命现象本质上就是物理化学现象,生物学自然是物理科学的一个分支,整个 生物学最终将还原为物理科学。 自主论却与之相对, 认为生物学的规律不是一般的物质运动 规律。因此,生物学理所当然地是一门自主的科学,它所研究的对象,它的概念结构与方法 论体系与物理科学有着根本的不同。 20 世纪生物学科领域,除分子生物学外,群体遗传学、综合进化论、生态学、行为学、 分类学等学科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这些学科各自有着自身的词汇、方法论和概念结构,她 们与物理科学联系不多。从事这些学科的学者和生命科学哲学家就常对“分支论”持相反的 立场。他们认为,尽管物理方法在生物科学研究中曾取得过重大成就,但它们并不完全适用 于生物学的主要研究。 “生物学真正重要的目标以及获得这些目标的适当方法,与其他科学 的目标和方法是如此不同, 以致于生物学的理论和实践必须与物理学的理论和实践保持持续 的隔离”(罗森伯格⑿)。他们强调,生命不同于一般的物理运动,有其鲜明的特殊性和特 殊规律,因此,生物学追寻的是生命过程中用物理学无法回答的问题,需要而且必须运用物 理学所提供不了的方法与手段。至于目前的物理科学的种种研究手段与方法,生物学(生命 科学)可以最大限度地借用,但它必须形成自己的方法。在他们看来:生命科学当然应该成 为一门自主的科学。 自主论者认为, 物理科学的解释框架是因果论的或机械论的, 而生物学的解释框架则是 功能论的或目的论的,后者无法还原为前者。就自主论看来,生物学探讨的很多现象是功能 学意义上的,它有着某种明确的目的性,进化论揭示的生物长期的演化过程是这样的;解剖 学发现的生物体中解剖构造是这样; 生物研究中明确了的各种生理调节环节和过程也是这样 的,而这些,在一般物理世界是不存在的,故从物理科学中抽取的图景无法揭示生物学的真 正的本质特点。 物理科学已经达到这样一种水平,不同定义的理论可以逻辑地、数学地整合在一起,形 成公理化体系,并建立公理化方法。而生命科学领域远未达到这一水平,或者说根本无法达 到这一水平。它的许多理论只能作出定性的描述,根本无法建立起严密的公理化体系。 科学哲学把规律和定律看作是科学理论的象征, 认为物理科学中的每个学科都应有自身 的规律与定律。然而,生命科学领域,这一点并不十分明显。据此,有人认为,生命科学中 并不存在规律,规律只是传统科学哲学的偏见;或者生命科学中的规律只能求助于 P 值(概 率)表达。⒀ 美国著名生物学家、生命科学哲学家迈尔(Mayr.E)倡导的新生命科学哲学可以说是自 主论的代表,他有许多观点:如物理科学不是科学的标准范式。他强调,应改变科学统一的

传统信念,适当强调科学的多元性。他批评说: “彷佛世界上并没有活生生的有机世界。 因此,必须建立一种新的哲学,这种哲学主要的任务就是摆脱物理主义的影响”。 我们知道: “还原”为物理学的核心,主流生物医学也只注重“还原”。但迈尔却认为: 还原是徒劳的、 没有意义的。 因为, 生物阶层系统的不同层次都有新的突生属性出现。 他说: “尽管阶层系统的较高层次与较低层次都有原子、 分子组成, 但高层次的过程常常不依赖于 低层次的过程。”“在生物阶层的不同水平上有不同的问题,所以,在不同的水平上就要提 出不同的理论。这样,在从大分子系列一直到细胞器、细胞、组织、器官及其他,每一层次 都导致独立的生物学分支产生:分子水平是分子生物学,细胞水平是细胞学,组织水平是组 织学等。所以,要充分解释生命现象,就必须研究每一层次”。 他又强调:历史叙述比定律更重要。认为: “人们平常所说的生物学定律,都不是普遍 的,因为它们大多都有例外”。 “生物学中只有一条定律,那就是所有的概括都有例外”。 “历史叙述是有解释价值, 是因为在历史序列中, 早先的事件通常对于后来的事件起到一定 的作用”。他主张:生物学领域重要的不是本质而是个体。许多生命现象,特别是种群现象 是以高度的变化为特征的, 进化的速度或物种形成的速度彼此的差别常可巨大到 3-5 个数量 级。物理世界罕见这种情况,物理世界的实体具有本质不变的特性;生物领域的实体却以可 变性、个体性为最重要特征。迈尔还认为:在生命科学研究中,传统的观察、比较等与实验 方法一样同属于科学方法,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和富有启迪性。 很显然,要批驳迈尔、罗森伯格等的论点并非易事,自主论自有其事实依据。 ★ 医学:一个庞杂的知识与技艺体系 从更广的意义上说,医学(无论中西医 学),绝对不只是一门狭窄的科学技术体系,它的涉及面甚广。早在十九世纪中叶,细胞病 理学奠基者魏尔啸就曾有过一著名论断: 医学也是门社会科学。 而很有影响的医学史专家西 格里斯在其《医学史》专著(1959 年)曾这样说:“当我说,与其说医学是一门自然科学, 不如说它是一门社会科学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地令听众们感到震惊”。追溯到更早,西方医 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又睿智地指出:医学(疗)的艺术乃是一切艺术之中最为卓越的艺术!⒁ 王一方先生则以 “医学:科学的, 更是人文的”为第一讲题, 展开了他的医学人文学十五讲。 笔者在教育部全国十五规划教材 《中医学导论》 中则明确地指出: 医学是多学科交互的产物, 她不仅仅是门科学,是种技术,也具有社会科学属性,与哲学关系尤其密切,且有技艺、艺 术与仁术的成份,它的目的是祛除病痛,添增快乐,医学还是人类学意义上的文化,又是一 种生活方式,因为“饮食起居皆关乎康疾寿夭”。医疗还是种社会建制。⒂有一本书,书名 可译为 《医学与文化: 美国、 英国、 联邦德国和法国的不同医疗方法》 (Medicine & Culture: Varieties of Trea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England,West Germany and France. Lynn Payer,)。作者比较了这四个国家的医学现象,发现差异极大。例如,在 这四个国家中, 医生开处方的药量会有 10 至 20 倍的差别; 美国的人均外科手术率是英国的 2 倍,乳房切除术的比例是英国的 3 倍,冠状动脉手术率是英国的 6 倍;美国的高血压到了 英国则是正常的,而在德国就算病状;??谁都知道,这四个国家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应该是 世界上第一流的了。作者认为:医疗中的这种巨大差异,就是由于文化造成的。⑹总之,所 有这些,都明白无误地指明了医学的综合性质,医学的复杂性。若仅执物理科学之一端,以 “科学”为尺度作为评判标准,前提就是站不住脚的。结论更是无意义的。 基于上述三点,笔者以为:以科学的名义围剿中医学,命题本身就是错的。 平心而论, 这场中西医论战的积极意义还是不容否定的。 它至少让人们再一次意识到中 医学的现实意义及其价值, 也提高了公众对中医学的关注程度, 相信它将会是中医学现代发 展的一个契机,或曰转折点。尽管这也许不是引起这场争鸣的张先生等的初衷,我们还是要 感谢他们所作所为的积极意义。这就是辩证法的魅力。 主要参考文献:

⑴、outlook on Science Policy, 23 (1), Jan, 2001 ⑵、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M〕、第四卷,北京: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250。 ⑶、约翰·奈斯比特:高科技·高思维、〔M〕,北京:新华出版社,2000。 ⑷、何裕民,等:差异·困惑与选择、〔M〕,沈阳:沈阳出版社,1990,461~467。 ⑸、张功耀:中医诸“优势”辨析、〔J〕,医学与哲学,2006,26(12): ⑹、王一方:医学人文十五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3~4。 ⑺、波普尔:猜想与反驳、〔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218~286。 ⑻、江天骥:当代西方科学哲学、〔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1~23, 66~102。 ⑼、约翰·梅荪:西方文化对中国的影响,中国传统文化再估计、〔M〕、上海:上海 人民出版社,1987,533~534。 ⑽、何祚庥:场也是“一分为二”的、〔J〕,自然辩证法通讯,1979,1,87~92。 ⑾、何祚庥:元气学说是否真的影响到近代物理学“场”的观念的形成,〔J〕,哲学 研究,1997,4,65。 ⑿、⒀、李建会:与真理为友,〔M〕、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2,3~89。 ⒁、文士麦著,马伯英译:世界医学五千年,〔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5, 190。 ⒂、何裕民:中医学导论,〔M〕、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2004,1~9。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