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经典青少年法律故事


3.一位司法工作者曾十分动情地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天,我在少年管教所接见室里,见到一群刚 刚入监不久,身上痞气犹存、欲隐还现的少年犯。这时有个年约十六、七岁的男孩,看看我身上的着 装,走上前来,拉着我的手说:"叔叔,救救我吧。我不是个坏孩子,我不是个坏孩子呀!"我低头看 看他那稚嫩、天真的脸蛋,听着他那诚挚、悔恨的请求,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随着男孩的 呼唤声,我发现坐在他身边的一位双目失明、年近花甲的老人站起来。他右手撑着一根手杖,脸上挂 着泪水,用震颤沙哑的喉咙说到:"同志,孩子犯法我们家长有责让啊!因为俺不懂法,不会用法来 教育孩子,所以才……"他说到这里便哽咽了,他是男孩的爸爸,老伴半身瘫痪,他是让不满十岁的 小女儿牵手引路,一跛一颠走来的。看着眼前这一老两少的场面,我匆忙搀扶着老人坐下,此刻我的 心也随着这老少两代的抽泣而震颤了。孩子的呼唤,老人的心声,作为一名司法工作者,我能说些什 么 呢 ? 这个故事,使我不禁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平静。是的,他们天生并不是坏孩子,至少他们原来大多不 是坏孩子,可是他们犯罪了。中学生违法的犯罪问题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深沉的思考。 4.星期五下午,检察官徐阿姨来给我们上法制教育班队课。徐阿姨给我们讲了很多的法律知识,有劳 动法、合同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等,还告诉我们未成年人不能去网吧、游戏厅。上了这节法律课后让 我学到了很多的知识,我要做个知法、守法的好学生! 5.有一个少年,想买一辆很酷的摩托车。但是家里不同意,他想到了抢劫,他去银行门口蹲点,看到 一个女人,提了黑色塑料袋出来,他直接就抢走了。抢走后发现里面有 30 万元。很快,他就被抓了。 被起诉抢劫罪。 因为年龄 15 岁, 属于未成年, 所以法院轻判。 他只被判了两年, 缓刑两年执行。 缓 刑两年马上到了的时候,他又耐不住了,去偷一家烟酒店,被老板发现,与老板搏斗中把烟酒店老板 砍成了重伤。他再次被抓。这次的性质,属于偷钱转抢劫致人重伤。缓刑期间,要重判。不满 18 岁 轻判,相抵。 判处 有期徒刑 8 年,加之前的 2 年,共住了 10 年。 6.2002 年 3 月 7 日傍晚 5 点多钟,南京市× × 村中学门前。 初三某班的学生和往常一样说说笑笑地走出校门。4 名男生突然被人从身后分别架住双臂,强行带到 龙蟠路边的花卉广场。到此之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4 名学生大吃一惊,身边“护驾”的人由 原先不到 10 人,一下激增近 50 人。对方简短地几句谩骂之后,这伙人毫不顾忌广场上众多市民在 场,蜂拥而上轮番对他们狂殴暴打。 随着施暴程度的不断升级,4 名无辜学生被这伙人从花卉广场一直拖打进情侣园的树林中。面对 40 多名轮番上阵的施暴者,4 名学生在书包、木棒及拳脚的蹂躏下,相继被打倒在地。其中一名姓徐的 男生, 被打得浑身是血蜷缩在地上后, 仍未被这伙丧心病狂的恶徒放过。 施暴者疯狂地将其当作足球, 轮流助跑后“发射”这个“点球”。另一名身材较胖的男生,遭重创的头部肿得像只皮球。当施暴者散去 后,2 名伤势较轻的男生,将昏死过去的徐某扶起后送回家。后经医院诊断,徐某的左肾破裂需手术 摘除。 警方查明参与施暴的 40 多名暴徒和帮手,都是在校的中学生,分别来自南京市第× × 中学、× × 湖职 业中学、× × 桥中学。3 月 12 日,南京市玄武警方将 19 名涉案嫌疑人擒获。 引发这场聚众斗殴的事由,竟是两名学生在网上的对骂。

春节前,南京市第× × 中学高一的一名学生上网聊天,与一网友发生“口水战”。对骂中,他了解到对 方是× × 村中学的学生。“口水战”中败北的他,回校后便将此“不幸屈辱”向同年级的司某和张某倾诉。 在校内混得有点名气的司某和张某听后大怒,同时表示帮其摆平对方。3 月 7 日,司、张两人通过各 自的初中同学等关系,从三所中学纠集近 50 名帮手,杀气腾腾来到× × 村中学附近设伏。至于被打 4 人中,哪一个是和第× × 中学高一某学生网上“对骂”的学生,他们对骂了些什么,参加这起群殴的大 多数学生都不知道。 3 月 15 日,南京市玄武警方宣布,对参与这起群殴行凶的 11 名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警方向 11 名 涉案学生家长宣布决定时,当场就有 3 位家长昏倒在地。 7.发生在南京的一起学生长期结伙盗窃案件。6 名团伙成员在案发时平均年龄不到 18 岁,他们同校 同班同宿舍,最令人吃惊的是他们所学专业竟然是保安。 在南京公安机关的预审室里,17 岁嫌疑人小力供述他们的违法犯罪事实:两年前我带着录取通知书 来到学校报到,同宿舍 6 个同龄的同学成为好朋友,好“哥们儿”。不久,我们耐不住学校严格管理的 业余寂寞,大家一商量就决定溜出去“热闹热闹”。从此,我们经常是集体翻墙头出去喝酒抽烟。 日久天长老是喝酒抽烟,大家都有点烦,再说家里给的钱老是这样花也不太够。一天晚上,几个哥们 在外面喝啤酒, 也点不起什么菜, 都觉得很无聊。 当时有人说, 老是这样不好玩, 咱们不如顺便去“拿” 点东西。借着酒劲大家都很赞成。 从那以后,他们时常夜里酒足饭饱后,就一块到附近一些中小学校行窃。由于学习的是保安专业,对 刑法、公安业务、保安管理知识等有很多的了解,起初,他们盗窃也还算有点节制,只是“拿”些铅笔、 橡皮擦、牙刷、毛巾和书本等,不“拿”太值钱的东西。当然,因为懂专业知识也使他们作案比较谨慎, 相当注意不留痕迹等反侦察的问题。 后来,经常作案胆子就大了,把学习的法律知识都抛到脑后,什么值钱就“拿”什么,几个哥们儿有福 同享,作案时互相提醒,每次都很顺利,对仅仅到中小学“拿”点东西不感兴趣了。最后一次大家商量, 快毕业了,今后要分配到不同单位,6 个人没机会一起“拿”了,决定干点大的,就去了那家手机店。 因为他们几个是“铁哥们儿”心齐,有事经常能互相“打掩护”,先后盗窃的财物达到将近 1 万元,学校 和家长都没能发现。 6 名学法不守法的少年,最终得到的不是毕业证书而是法院的判决书。

青少年法律故事一 16 岁的小兴,自打接触网络游戏 CS 后,就着了迷,经常往网吧里钻。苦于家里管得严,小兴 就想出这么一招:每天一大早打着上学的旗号,背着书包直奔网吧,差不多到放学点儿了再回家。就 这样持续了半年多时间,小兴不仅把父亲给的学费等都送进了网吧,还因为钱不够,不断向父亲索要 周末补习费等各种费用。后来到期末,小兴拿不回成绩单,父亲起疑找到学校,才知道儿子竟然已经 半年没有上学,学校也没有和家长沟通!而就在小兴父亲深受打击的时候,又传来另一个“噩耗”:小 兴因为上网缺钱,从家里拿了水果刀去打劫了一名女中学生身上的 20 元零花钱,结果被少年法庭判 处缓刑。 青少年法律故事二 身患残疾的母亲病重在床,父亲是普通工人,年仅 15 岁的儿子小刚品学兼优,还是班干部。家 里的困难小刚都看在眼里,他非常清楚钱对于母亲及整个家庭的重要。暑假期间,街坊一在工读学校 就读的孩子找到小刚,对他说有办法能弄到钱,并向小刚保证,只要跟他一起混,一定可以发财。孝 顺的小刚动摇了,憧憬着“要是能弄到好多钱,就可以给我妈妈动手术了”。两人一合计,目标锁定在 了小刚一个家里很有钱的小学同学明明身上。于是两人借口找明明玩,由小刚敲开了明明的家门。两 个半大孩子进去后,在明明父母在场的情况下,邻家孩子掏出事先准备好的菜刀,大声宣布:“抢劫, 把钱拿出来!”明明的父亲将其制服,傻在当场的小刚也被送进了派出所。 青少年法律故事三 父母从潮阳来广州做生意后,阿龙就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奶奶对这个孙子又百依百顺。 2002 年,父母把 14 岁的儿子接到广州来生活。由于长期缺少沟通,阿龙的父母和儿子已经没什 么话可说,只要见儿子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夫妻俩就严厉斥责,早被奶奶宠惯了的阿龙哪里受得了, 没几天,和父母大吵一番后,阿龙离家出走了。 当年 1 月 30 日, 阿龙在外面和同学的弟弟、 10 岁的小文一起玩时, 发现身上的钱花得差不多了, 阿龙想在小文身上打主意。 阿龙把他带到白云区三元里附近的草地上,勒死后把尸体扔到旁边的沙井 里。 第二天上午, 阿龙拨通了小文家里的电话, 要小文家长拿 1000 块钱来赎人。 最后压低到 600 元, 在约定地点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小文家人随即报警。 阿龙几次变换交钱地点,最后约定小文的家人把 600 元现金放在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门口 左侧垃圾桶里。当晚 10 时,阿龙取出垃圾桶里面的钱,然后直奔麦当劳。饱餐一顿后,阿龙在麦当 劳门口被警察抓住。阿龙几次接受审讯都坦然承认是他干的,为了说服警察相信他,阿龙带着警察找 到小文的尸体。 阿龙的行为犯了故意杀人罪,考虑到阿龙犯罪时没有满 18 周岁,广州中院从轻判处阿龙 15 年 有期徒刑。 青少年法律故事四 丽丽的父母都是做小生意的,家境贫困,父母平时忙着挣钱养家,根本没空管教女儿。在家里被 忽视,丽丽就到外面寻找补偿,16 岁的阿祥成了丽丽寻找温暖的港湾。阿祥的家境和丽丽差不多, 他因为成绩不好辍学后就在学校周边纠集了一帮小青年,成立了一个“龙腾帮”,阿祥自封“老大”,“龙 腾帮”的经费来源主要靠抢在校学生的钱。

威风八面的阿祥赢得了丽丽的好感, 正在读初二的丽丽很快就成了阿祥的女朋友。他们仿照电影 里的情节,称丽丽为“压寨夫人”。 丽丽这个“压寨夫人”并非浪得虚名,她心甘情愿地帮阿祥经营起了“龙腾帮”。为了扩大势力,还 在学校读书的丽丽经常游说同学加入“龙腾帮”。一般的学生都不愿意交这笔保护费。见软的不行,丽 丽就伙同阿祥等人来硬的——他们在学校外面堵着,对不交保护费的同学拳脚相加,直到他们乖乖交 上保护费。 和阿祥交往的日子,丽丽经常很晚才回家,有时甚至夜不归宿,可是她的父母却置若罔闻。直到 阿祥因为伙同他人犯抢劫罪被越秀区法院判了 6 年徒刑, 法官找丽丽的父母做思想工作时, 丽丽的父 母才如梦初醒。 因为丽丽事发时还不到受刑事处分的年龄,而且犯罪情节显著轻微,法院没有追究丽丽的刑事责 任,经过批评教育后,丽丽重新回学校读书。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文章: